想起《镜花缘》

 

       昨天更新图书列表时想起了读《镜花缘》时的种种感受,都写进列表的评价里不方便不如干脆开一篇专题。今天终于下定决心让那一堆烦人的作业见鬼去了,好好的休息一下。

大约是一年前读到《镜花缘》的,当时是因为看了一部分《十二国记》的背景设定与《镜花缘》有一定的关联。正好之后一次逛书店看到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发行的9.8元版本,就买了下来。当时准备研究生考试真是百无聊赖,就靠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解除烦闷。不论是前半部分的海外游览,还是后半部分的文化杂谈都颇对我的心思。可以说越读越上瘾,也耽误了不少事: )作者当然是没有出过海的,当时的中国已经开始采取保守的对外政策,自郑和下西洋后的几百年内在没有大规模的远航探险交流活动。与同时代的西方不同,在清代文人笔下的外界总是充满幻想的,而这一切的重要来源就是那部记载了我族先民对外界认识的《山海经》。比较一下凡尔纳的《格兰特船长和他的儿女们》、《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就能明显地看出,《镜花缘》的海外部分是明显的浪漫主义,没有唯物的机械化文明,和严格的地理知识的支撑。凡尔纳的作品读来有趣新鲜,但除此以外《镜花缘》读来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共鸣,这大概就来自千余年来文明的继承吧。

《山海经》中记载的海外诸国有好多,仅我手边的选本中海外南经十二国,海外西经七国,海外北经二国,海外东经四国,海内南经、北经各两国。唐敖是随商船出海不是旅游船,不可能把这些国家游历个遍,所以作者就调了些来写,而这些国家的游历看似都是不经之谈实际上大都影射当时作者认为不好的鄙俗陋习,即使今天看来也不得不赞成其微言大义。出海第一站是东口山,北临大人东接君子,在这里遇到精卫鸟、果然兽时作者就借唐敖、九公二人之口感慨了一番。虽然那堆什么人作恶就失去了保护,才受到猛兽袭击的道理自然不足为信(我想起武松打虎了),不过感到导人向善的意味。后面的君子国,作者更是借着两个老宰辅的追问大大的讽刺了一下天朝上国,什么铺张浪费、争胜斗勇、攀比富贵、后母虐子、缠足之恶等等一通数落。虽然两个老宰辅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小子”,称对方“天朝”、“圣人之邦”,然而此时词语上的谦让都成了一种莫大的反讽。尤其是缠足一事,后面女儿国时作者还有更损的表达方式: )其后再如经过直肠、犬封、劳民、黑齿国诸国时都或间接或直接批评人心恶的一面。白民淑士二国更是骂尽一派自傲酸腐文人。之后的女儿国作者损的竟然把林之洋安排成了“粉面朗缠足受困”,要进宫做妃子,女儿国王嫌他脚大,予以缠足,而且要短期见效。这下林舅爷可受了罪,又是缠足又是泡药水,反抗就挨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读的时候好像都能感觉到作者在坏笑——“知道缠足的痛苦了吧”。好先进的思想啊。

其实缠足与穿耳最大的区别之处在于强制还是自愿。这样说也不准确,缠足之所以风行于当时,是因为这已经成为普遍的审美取向。女子其实也会为自己的三寸金莲而骄傲。只不过这种审美观是被强硬的规定为标准的,然后让人们习惯,这才是罪恶所在。其实为了某种追求而伤害束缚身体的例子古今中外大量存在,从犹太人奇怪的风俗、意大利的阉伶、欧洲的束胸到高跟鞋、各种新药物、甚至在身上动刀子的手术,本质上最大的改变是可以让人们随意的选择,这时候药物的副作用、手术的失败等等后果就不再显得那么群体性的不可接受。我倒觉得新时代的进步不仅仅是自由选择这么简单,真正有意义的是引导人们认真思考以及这种权利。其实为美丽所应付出的代价有时不仅仅是金钱所能达到的,而是自己身心的进步。

扯远了,回到《镜花缘》中吧。后半部分作者借着天下天下才女齐集京城、百花汇聚之时开始展现自己平生所学了。尤其是从第七十二回到第八十七回集中的写了个痛快,而且看字里行间的意思作者对各个方面都有着独到的见解,肯定不是浅尝辄止的皮毛功夫,可惜限于篇幅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展开写,否则真就成了一部大书了。可惜作者写的累了后来借麻姑之口表了一下众人结果就草草收笔了。

放下书卷不觉想起林之洋在第二十三回的骗淑士国生童一句话,用来做本书的评价最合适不过——“这部‘少子’乃圣朝太平之世出的,是俺天朝读书人作的,这人就是老子后裔。老子做的是《道德经》,讲的都是元虚奥妙。他这“少子”虽以游戏为事,却暗寓劝善之意,不外‘风人之旨’。上面载着诸子百家,人物花鸟,琴棋书画,医卜星相,音韵算法,无一不备。还有各种灯谜,诸般酒令以及双陆、马吊、射鹄、蹴球、斗草、投壶,各种百戏之类,件件都可解得睡魔,也可令人喷饭。”

记载着这部《镜花缘》主体故事的石碑被一只白猿抱着,于尘世间寻找人将其补全。白猿从唐一直访过两宋、元、明也没完成任务。“这仙猿访来访去,一直访到圣朝太平之世,有个老子的后裔,略略有点文名。那仙猿因访得不耐烦了,没奈何,将碑记付给此人,径自回山”。此人“读了些四库奇书,享了些半生清福。心有闲余,涉笔成趣,每于长夏余冬,灯前月夕,以文为戏,年复一年,编出这《镜花缘》一百回,而仅得其事之半。其友方抱幽忧之疾,读之而解颐、而喷饭,宿疾顿愈。因说到:‘子之性既懒而笔又迟,欲脱全稿,不卜何时。何不以此一百回先付梨枣,再撰续编,使四海知音以先睹其半为快耶?’”这就是这部《镜华缘》成书的前因后果: )

看的出作者对自己的学识也是蛮自负的,原本也是打算做一部林之洋随口所说的“少子”,不过大概写道后来真的累了,也留下了遗憾与联想的空间。——“消磨了三十多年层层心血,算不得大千世界小小文章。自家做来做去,原觉得口吻生花,他人看了又看,也必定拈花微笑,是亦缘也。正是:

   镜光能照真才子,花样全翻旧裨官。

若要晓得着镜中全影,且待后缘。”

Advertisements

  1. #1 by ZP on 2006年10月24日 - 04:48

    川松赵,整得太长了

  2. #2 by 假装不在 on 2008年03月23日 - 03:57

    想知道这本书是文言还是白话?
    如果是文言是否很难懂的文言?谢谢,,,

  3. #3 by Recko on 2008年03月26日 - 06:53

    我来回答假装不在,晚了点。
    比《三国演义》白,比《水浒传》文,人物语言风格整体接近《红楼梦》。虽然这对比很粗糙不过可以借鉴,有个正版版本才九块。最后这句有点多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