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背后

    农历年末的大雪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解困了,我不在南方不了解情况,只有一个家在安徽小地方的同学对我讲述了他在年末的遭遇。

    某人1月25号踏上去合肥的列车,当时不觉有什么不妥,因为票是学校早在一个月前就订好的。到合肥下车后才见冰冻数寸,公路因此封闭,铁路因此停运,旅客因此滞留。某人想要早日归家,遂四下打听可行之方案,于滞留者口中获知:眼下冬雪封路,铁路不开,司机上路须抱受损之觉悟,目前票价实在不足以鼓励司机向前,长途汽车站无奈停止售票。不过售票停止后,客车还是一辆辆的开了出去,再问才知道是司机自己开了价码载上旅客寻路而去。一时间坐地起价,经过四个半天车票从100涨到了350,那心情简直就像老太太每天去超市等着物价回落再买猪肉一样。后来等你再挥舞着500大洋的时候只听出租车司机的声音迎风飘来“1000!去吗?”几经辗转周折,某人终于坐上一辆晚点了一天的过路车到了家乡附近,由于父亲朋友的鼎力相助送其回家才免去再次被宰的命运。

    某人给我讲完自己遭遇后感叹道:“其实有好多人比我惨,我不过在合肥的雪地里排了一会队,被封在路上的人才是饥寒交迫。”之后的话远较前文触及人心,其父亲的同事在公路局中担任铲雪工作,一上午过去渐感体力不支,取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喝了两口,水还没落肚就听身旁的中巴车窗刷的打开,几个孩子探出头说到:“叔叔,你剩下的水给我们喝吧……”
 
    灾害是与抗灾、赈灾能力相对应的。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