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赋

开篇直入正题。下面所引《风赋》用词感觉非常近代化,而且技巧上也似乎不熟练,措辞有些过于矫情,应该不是宋玉所作。网上人却没有确实证据又不做详细考察就说是宋玉写的,实在太不负责。
宋玉的《风赋》是以问答的形式进行,关于那篇文章是在奉承还是讽谏现在倒多有争论,现在似乎是讽谏论占了上风。咱们不是文人堆里的,只是觉得要是单就一篇文章无法说明问题,看看他其他的作品和人生大概就能有所评判了。(P.S:我倾向于《文心雕龙》中的评价——宋玉含才,颇亦负俗,始造《对问》,以申其志,放怀寥廓,气实使之。)
特别说明一下,关于宋玉的生卒年月学界并无定论,有卒于公元前255年一说,又有公元前222年左右一说,其间相差33年。关于这一点的焦点在于公元前227年“荆轲刺秦”这件事是否为宋玉所闻。因为《笛赋》以及另一篇《风赋》都有提到这件事。我觉得,即使依卒于公元前222年一说,当时宋玉已到七十,依其终不得志的精神状态和当时的生活条件来说,能够活到这么大还有着如此的创作力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话说回来生卒年问题和作品真伪问题其实已经相互环套在一起了。咱们就不明辨了。
在引出《风赋》以前,还有一句话不得不说,近现代关于宋玉及其相关作品的研究以如下几人为权威——郭沫若、陆侃如、游国恩、姜书阁。我这里单说郭沫若。郭沫若编过话剧《屈原》,我在高中语文自习课上看过,宋玉作为反派成功衬托出了屈原的形象。之后又有《关于宋玉》一文,都是摆明了贬低宋玉,古来诸多学者大儒对宋玉的“屈平联藻于日月,宋玉交彩于风云”、“屈宋逸步,莫之能追”评价都被扫进了垃圾桶,郭沫若的戏里的形象倒进入了中学课本发挥余热。本来经过文化改革后知道宋玉的人群比例未必多过往昔,而通过读课本了解到人里又是误会的居多。作为当时中国文人的代表,《关于宋玉》一文因穿凿附会、断章取义而引出了许多学术错误实在差劲。不但选入课本遗毒后世,而且在90年代中期还在用这种外行都能看出几分不对、带有极浓政治色彩的文章为自己的话剧申辩,更是社会整体的倒退。用宋玉自己的话来说就好像“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好吧,我承认我有点愤青。

Wind
风赋
风,起于青萍之末,觉轻渺而欣然;飘荡于八荒四野,拂万物而盘旋;升降于云际本土,志高远而固磐。春夏秋冬,无穷变幻;急旋缓舞,姿态万千。或柔情似水,含情脉脉;或雄姿勃发,气壮河山;或如泣如咽,如歌如诉;或咆哮怒号,动地惊天。
春意朦胧,寒微复暖。阴阳交泰而野苏,天地缠绵而气旋。柳丝轻摇,始发和风于端倪;枝叶吐翠,再萌温馨于绿裳。感柔弱且和煦,拂画帘之悠闲;转朱阁以逍遥,消陋室之怆然。脉脉兮暖风薰醉花千树,悠悠兮春梦随云雨丝眠。
夏悄临若,满目青山。回旋郊原与林莽,集聚三春之婵媛。疾风劲草,伴白日以低摇尘雾;岸芷汀兰,舞落霞以起伏云烟。优游于杨柳枝叶,跌宕于千里山岚。摇远山以翠碧兮,动幽草以绿烟;吹近水以涟漪兮,幻影斜以鱼欢。
秋来萧瑟,凄凉澹澹。遍拂百草于色衰,飘摇落叶以漫天。比肩凄雨,丝丝淋漓于红绡帷幕;扶摇翻卷,翩翩侵淫于长夜不眠。无情于黄叶哀戚,咆哮于旷野林泉。扰落霞以无奈兮,遮晓月以云藩;弄萧萧以满目兮,化潺潺以水寒。
冬寒料峭,狂啸攀缘。吟诵萧飒以万物悄隐,席卷飞雪以鳞甲漫天。或候寒夜,惊惶暖阁之凄凉惨淡;或荡晓窗,凌厉严冬之随伴霜寒。聚散左右兮,幻莽野之荒凉;志在萧杀兮寰宇冰封,迫使江河兮凝固容颜。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闻之亦冁辕;风荡荡兮云漫天,猛士歌之亦绵延。
风凄凄兮夜无眠,美人柔之亦冰寒。风历历兮梦无缘,佳人托之亦空烦。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