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三国演义》

   最近闲暇之时又看起《三国演义》。对于其中很多处理和细节刻画十分赞赏。

   鲍国安和唐国强饰演的曹操和诸葛亮是我认为最成功的两个人物。横槊赋诗一节,操放声大笑,自以为胜券在握,定江南必矣。后兵败归许,于铜雀台又呼“若无我,则不知天下将有几人称王,几人称帝……谁知我心?”。这两节内容的表现已不逊于原著,可谓神形兼备。刘备兵败当阳,孔明建奇策,身使吴会,举重若轻,进退自如。舌战群儒和草船借箭两节铺垫都很好,对白节奏也极到位。这些都是还原原著的精妙之笔。然而本剧最最值得称赞的就是对原著一些语焉不详或有误解之处又做了二次演义。今天看诸葛吊孝一节,周瑜死后消息传到江北,剧中借赵云之口说出“周瑜嫉贤妒能,常欲杀军师,今何故为其叹息”这种长久以来“既生瑜何生亮”的误解。诸葛亮答道“……可见周公瑾并非忌我之才有胜于他,而是恨我之才不能为东吴所用。周公瑾风雅超群,一代儒将,今壮志未酬,如星陨落,怎不令天下英雄同悲。”,如此方和吊孝之时,“从此天下,知音何方”一语相合。以及华容道一节,明知关羽重义却令其去阻曹操;姜维阴劝钟会拥兵自立,驰杀邓艾,后图复蜀,计败后依柱而死却未瞑目等等演义的平方又将浪漫色彩提升了一个层次。除此以外剧中对时代背景、人物礼仪、室内装潢、对白的考究和安排更是其后历史剧难以望其项背。

   缺憾亦不能免。其一,战争场面潦草;其二,演员更换频繁;其三,各集质量参差不齐;其四,剪辑混乱。此四点为《演义》一剧之大缺憾。度想今后电视剧发展的趋势,此等缺憾定是无缘弥补了。

   既然看到周郎病故,发点议论。周瑜身出名门,其祖上曾官拜尚书令、太尉。其居于庐江,却不投袁术,孙策几千人马入吴,周瑜却鼎力相助。孙策死后,力辅孙权。操定荆襄九郡,带甲百万,瑜力主据敌,赤壁一战力挽狂澜。刘备曾言“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气量之大,恐不久为人臣耳。”而周瑜在孙策死后可以叛变之际,操大兵压境之时,都坚定不移。历史上记载周瑜气度非凡,绝非心胸狭窄之辈,否则因资历而大不服气的程普后来也不会说出“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的话来。

   陈寿撰写《三国志》时受到一定的政治影响,在魏蜀吴三书中对赤壁之战记载多有矛盾。后世对于赤壁之战的实际过程多有争论。到了当代更有数不胜数的“草莽历史学家”从实际作战可行性等许多新颖的方面瓦解人们对于赤壁之战的“盲从”。但是我想有几点是大家都有共识的。其一,北方的军力优于南方,但是差距没有大到《演义》的地步;其二,双方必然经过了一些战斗,且北军失利。所谓北军因疫病而自行撤退一说根本不足为据。曹操当时已平定北方,除自己本部精锐的青徐军以外还吞并了袁绍的部队。既然官渡之战的真实性没人怀疑,那么可想而知灭袁绍后曹操的部队数量已经相当庞大。而且其为攻荆州,逐刘备又将主力悉数调往长江流域。刘琮又不战即降,操自己部队未损失的情况下更是兼并了荆襄水军。北军虽不习水战,荆襄之兵却久居江岸操练。如果当时长江流域确有大疫流行以至于使得几十万部队无法作战,没有道理孙刘的部队不受影响。如果说这种疫病专找北方人,那荆州水兵起码还能做到基本的防御任务,无论如何没有不打仗就非得自己把船烧掉撤退的道理。船不可能自己没事就起火,如果不是北军自己烧船,那就是南军烧的。

   再看反赤壁派经常引用的曹操至孙权书“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前面已经明言,如果北军不是战斗失利,根本不至于连防御都做不到,自烧船一说不足为信。那操书中所谓“虚名”即是说周瑜主持了烧船作战计划。当然具体的烧船过程和《演义》中所描述必然多有不同。

   现如今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趋势。自中国传统文化自上世纪中叶开始完全崩毁,现如今的人们都乐于以批驳传统历史、文化、哲学而显示出自己的“与时俱进”,然而所用论证的方法却往往及不上千百年前的人,甚至对所批驳的事物根本没有了解。裴松之因《三国志》颇多乖谬有搜集了很多资料作为补充,其对赤壁一战有这样的评价“至于(曹操)赤壁之败,盖有运数。实由疾役大兴,以损凌厉之峰,凯风自南,用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除了现如今我们对长江一带的气候了解多于古人以外,我还没见过任何一个持其他观点的人能有高于裴松之的见解。二者着眼点高低判若云泥。

   另外说起“公瑾乃一代儒将”又想起之前QQ上与某人的对答。如今流行的观点是“儒者,中庸怯懦保守之辈也”,因此到了现代,西方文明已为大势,谈论儒者,皆迂腐不堪之人。不知道儒和中庸的要义,就敢放此大言,现代的中国人有些时候真是很了不起。与柏拉图《理想国》作类比的话,儒家要求儒者有社会责任感,因此强调入世,要努力稳定社会秩序,创造良好社会环境,使得天下为公。这是其理想。要想做到这一点,本身则需要以出世的心来体会大道。因此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内圣外王,以出世之心成入世之业。中庸便是这种思想下的产物,即要积极向上,又不可冒进蛮干,因其势而利导之。这是儒家认为个人与社会应有的关系。不知将这斥为迂腐之人还能提出何等高见。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