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Z.

    大概是上个月,有一老先生按我门铃。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哪有防备,自然开门迎接。结果说了几句才知道,这位老先生是GEZ.派来的。之前就对GEZ.早有耳闻,好像是一个征收奇怪费用的奇怪集团,很多中国人看到他们就如同躲瘟神。在德国似乎你只要有收看电视和收听广播的能力就要交这个费用,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既然是合法的,咱就应该以礼待之。经过一番交谈,我签署了一份协议,以学生身份免交。不过要等GEZ.发来用户代码,然后去学校开个什么证明。

    这一周用户代码终于发来了。可是要找谁开这个证明呢?只能问问同是学生的Phillip。一问之后才明白这个GEZ.是个什么组织。Phillip一看我拿出这封信,立刻扮作苦瓜脸,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说“你让他进门了?”原来这个GEZ.是德国公用电视和广播频道的供应商。只要打开收音机和电视就能接收到他们的节目。为了维持运营,收费方式就是挨家挨户的敲门。Thomas补充道,这些敲门的人就是GEZ.的员工,这些员工以签署的合同数量领取工资。难怪我签的免交合同那家伙还那么高兴呢。一般这些人上门的时候都是又客气又礼貌,但是如果你若拒绝合作他们立刻就会变脸。(真的假的啊……)只有领政府补助的人不用交,因为这些人是救济对象。其实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项制度的刻板。只要你有电视、收音机、哪怕是有条件上网的计算机,你就要交这个费用。那我不看你的节目呢?反正你能看,你只要有这个能力就得交,我不管你实际上看不看。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三国志 简雍传》的记载来。

时天旱禁酒,酿者有刑。吏於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作酒者同罚。雍与先主游观,见一男女行道,谓先主曰:"彼人欲行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雍对曰:"彼有其具,与欲酿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酿者。

真是太相似了。

    Matthias倒是对这种方式十分理解,他说这正好使得德国的公立频道摆脱了政党的干扰。如果要是以税收的形式维持电视台运营,那公立频道难免受制于执政党,以及其他政治问题。但是大多数人对上门骚扰的方式十分反感,据说2013年开始这项费用最终就会加入税法了。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