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篇回顾——三个阿道夫

Adolf      提起手冢治虫,就会想起许多耳熟能详的名字——铁臂阿童木、三眼神童喜乐、怪医黑杰克。特别是拜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所赐,阿童木(这是港版译法,大陆同,台湾译作小金刚)对我们这一辈人是家喻户晓的。十万马力,七大神力啊:-)在逝世二十余年后的今天,手冢已经被定位为日系漫画之神。对于日本动漫的产业化而言,手冢是其缔造者和开创者。例如着重故事性,降低作画成本,集中表现眨眼和嘴形等简单动作这些日系动漫的基本特征保持至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日系与国产的分别,因为国产动画的制作方式偏于欧美式,这与画风和题材无关)也因此造就了如今的繁荣景象。然而对于读者我来说,手冢伟大之处在于其涉猎之广,无所不及,思虑之深,由古及今,使得漫画真正成为了表达思考的一种手段。反观今日的漫画作家,技法精湛,著称于某一题材者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是如手冢这般广度和深度却还没见过第二个。

      和稍后会提到的藤子不二雄一样,接触手冢的作品很早——学龄前就开始看《阿童木》了。不过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手冢的名字,甚至看到了“冢”字都不会读呢。数年前,由于某些契机我开始关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漫画作品,例如松本零士的《银河铁道999》(大约是当时脑子里的深层记忆萌醒,想起了小学时看到第一话的震撼)。对手冢作品的认识就是从那段时期看黑杰克漫画和OVA开始的。结合手冢自身医生的身份,那一刻确实产生了手冢实现了医刀换画笔,画笔做医刀的感觉。再之后看遗作《火鸟》,大气磅礴,相当宏伟,人性明暗贯穿始终。再后来看到《三个阿道夫》所展现的历史画卷,产生了如同读古典文学的奇妙感受。正确说来,看《火鸟》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但是读《三个阿道夫》的时候尤为强烈。可能是题材更为接近我们的世界的缘故。

      所谓三个阿道夫是指三个德国人。一个是历史上的纳粹党魁阿道夫 希特勒,一个是幼年在日本度过的驻日大使的儿子考夫曼 阿道夫,最后的一位是流亡到日本的犹太裔德国人卡米尔 阿道夫。后两位阿道夫幼年时期结为了亲密的朋友,但是故事后期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冲突一直延续到后来的中东战争。而整个故事就是这三位阿道夫以及其他许多人物围绕希特勒的犹太人身份秘密档案而展开。除了这三位主题人物和二战时德国的纳粹统治外,作品大量涉及了中日战争,以及当时日本国内的政治高压,日本左派斗争等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在历史滚滚洪流中,考夫曼和卡米尔幼年的情谊渐渐褪色,进而被战争所带来的仇恨所取代。卡米尔的父亲被年轻的纳粹之星考夫曼枪杀的一刻固然残酷,然而也是从这一幕我彻底的感受到了这部作品的立意绝非日系主流的“人定胜天”。《三个阿道夫》里面角色的种种悲惨遭遇都是战争环境所带来的,而战争正是由人性的弱点而引发的。记者草平对于故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但是我想更多的是这个角色所留下的乐观和积极的形象,或许也是手冢所留下的希望。

      反战漫画(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特别是其中对华战争的反思相当醒目。仅仅对谈论华反思是相当狭隘的,但是以历史渊源来看,把这一点包括在作品里是相当不易的),就我所闻所见,无有能出其右者。

     这部漫画在1983开始连载,1985年连载结束。其中有很多参考纪录片而描绘的精致画面。从这些画面可见手冢对这部作品倾注的心血。当然啦,还是要有助手帮忙的。于是最后就由助手说到藤子不二雄而结束吧。据说藤子不二雄两人是手冢的门生,想必做了不少的助手工作。(石之森章太郎也做过哦)我人生第一部正版漫画就是藤子不二雄A的《怪物太郎》,可惜现在只剩下两卷了。不过我后来关注的对象几乎全部转移到藤子F不二雄的作品上去了。特别是拜读了《SF短篇集》之后,那种震撼估计是看漫画“一生仅此一次”的级别了。以后有机会再回顾,那么这次就到这里吧。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