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roid Prime推介之剧情篇

光与影的激战

以下内容涉及深度剧透,但是估计不会影响到游戏乐趣。

“银河战士没有剧情”是很多人对Prime系列的另一个误解。诚然,Samus和大多数任天堂游戏主角一样沉默寡言,几乎一句台词都没有(Other M的到来将终结这一现状),但是Prime的故事背景依然相当深厚。
与现如今市面上绝大多数游戏采用过场动画,强制对话,预制CG等方式将剧情信息和世界设定灌输给玩家根本不同的是:Prime的世界观和设定细节需要玩家在游戏世界中通过扫描信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通过Prime的扫描系统详细的了解TallonIV上的一草一木,鸟人族如何在此安家,又为何离开。宇宙海盗来此的目的,生化兵器的开发状况,各Boss的由来等等极为丰富的信息。如果你不想管那么多,也可以不去扫描这些信息,只享受探险的乐趣。简言之,Retro为Prime系列准备了翔实的设定信息,将其散布于游戏世界的各个角落,却把选择权彻底地交给了玩家。
由于Prime三部曲包含的内容相当之多,笔者自知尚未悉数皆知,因此这一篇就以故事简介的形式说一说Prime的主要情节和设定。

 

Prime
初代Metroid的故事结束三年后……

Samus在Tallon IV附近受到了一串求救信号。循着信号追查的Samus却发现发信源居然是宇宙海盗的科考飞船Orpheon!这些从Zebes逃出来的宇宙海盗残余势力似乎为了某种研究而在Tallon IV建造了实验室基地。飞船上的一项生化实验失控,实验体造成了大面积破坏。Samus到达的六小时之前,Orpheon上人员早已弃舰撤离。在飞船的动力室里Samus遇到了失控的实验体Parasite Queen。

Parasite Queen,遭受Phazon辐射后的Parasite变异产物,宇宙海盗的生物实验体。Orpheon上有三只实验体,其中的两只造成了失控。一只被海盗处理,一只被Samus打入动力炉。在Samus逃出Orpheon时可以见到最后一只Parasite Queen企图逃出培养仓。作为Metroid系列的第一个3D Boss十分值得纪念。Super Smash Bros Brawl里有Parasite Queen的模型和以那场Boss战为原型的场景Orpheon。

被击败后Parasite Queen坠入动力炉,引发了飞船的爆炸。在千钧一发之际逃离了Orpheon的Samus突然发现Ridley居然又复活了!于是Samus尾随着Ridley降落到Tallon IV行星。

Ridley,宇宙海盗作战指挥部的高级统领之一,Metroid系列的压轴Boss。Samus的双亲即死于Ridley当年于K-2L的屠杀。万年不死,总有办法复活。Ridley客串了Super Smash Bros Brawl里的两场Boss战。
先知们的预言应验了。Worm潜伏在地底深处,贪婪地吸取着营养进化着,并以Great Posion侵蚀着美丽的Tallon。对此我们无可奈何。然而先知们也预见到了守护者的到来,这个人将铲除Tallon上的邪恶之源。终结之日就要来了。预言中的守护者是否就是那个年轻的Samus?以她所拥有的我们一族的古代兵甲技术之名,我们要尽一切所能协助她。  

——鸟人族遗迹文字

美丽的Tallon IV曾是Elysia鸟人族的定居地。在遭受了Phazon陨石Leviathan撞击后,环境开始恶化。大批鸟人族在建造封印后都撤离了Tallon IV,留下来的族人大多变成了鬼魂。后宇宙海盗在此建立基地,实行Phazon生物变异实验,并培育出了Metroid变种Tallon Metroid,并最终进化为Hunter Metroid。
游戏中的Tallon IV刻画相当细腻,风格各异的区域让人过目难忘。

Tallon IV上曾经存在过高等文明——Chozo(即一直作为暗线贯穿于Metroid系列的鸟人族)。然而如今已经人去楼空,Samus在Tallon IV上只发现了Chozo留下的各种遗迹。
大约二十年前一颗来历不明的陨石撞击了Tallon IV,这颗陨石带来了诡异的高放射能量物质,Chozo称其为Great Poison(剧毒之源)。整个Tallon IV由于Great Poison的影响,出现了大量的生物变异,环境开始恶化。在对Phazon进行解析的过程中,Chozo发现在陨石撞击中心有一只相当恐怖的生物。
Chozo们称这个生物为Worm。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异变,Chozo只得建造了巨大的封印,将陨石中心和Worm封印了起来,以此阻止Great Poison的扩散,并最终离开了Tallon IV。从Chozo留下的遗迹文字中,Samus得知Chozo已经预见到自己的到来将终结Great Poison和Worm,并留下了打开封印的线索。而那只Worm正是系列的标题Metroid Prime。
在攻入海盗的实验基地后Samus逐渐了解到宇宙海盗正是看中了Great Poison引发的强烈变异,将其定名为Phazon,希望以此开发更强大的武器而在此大肆挖掘(可是由于封印的存在,项目受阻)。于是Samus决定以消灭Metroid Prime作为终极目标的同时顺手端掉宇宙海盗的基地……
拿到了全部十二把封印钥匙,并再一次击败Ridley后,Samus进入了陨石坑的中心,在那里见到了疯狂吸收Phazon后,几乎进化为最终形态的Metroid Prime。

Metroid Prime,吸收Phazon后的Metroid,具有惊人的进化能力。当Samus在陨石坑发现它的时候,Metroid Prime几乎已经将Phazon全部吸收,并进化到近乎完美阶段。拥有坚实的外壳(只受损于与装甲同属性的武器,并可切换装甲属性),强大的近战和远攻能力。然而作为第一只登场的Leviathan守护者,Metroid Prime的由来一直是个谜。种种迹象表明,Metroid Prime应该是在Leviathan撞击Tallon IV之前就寄生在其中了。

经过一场恶战Metroid Prime无力控制自身的Phazon进入了毁灭阶段。然而在灭亡前Metroid Prime突然暴起吸走了Samus的Phazon装甲,由此诞生了黑暗Samus,揭开了续作的大幕。如果完成游戏时的收集率到达了100%就可以看到这个隐藏结局。

 

Echoes

Tallon IV事件结束后一年……

在Aether附近追击宇宙海盗的一只联邦部队与总部失去了联系。银河联邦委托Samus前去调查。
Samus在进入Aether上的银河联邦基地后发现所有队员都已死亡。正当她准备继续前进时,那些已经死亡的队员突然从地上站起,以远超过僵尸的速度向Samus发起了攻击!疑惑的Samus摆脱攻击后却误打误撞地穿过了一道传送门,透过水晶的光芒,眼前竟是一个暗蓝色的自己正在吸取Phazon!(不用我多说了,此乃一代结尾Metroid Prime夺取了Samus Phazon装甲的产物——暗之Samus)

暗之Samus,Metroid Prime吸收了Phazon装甲后的产物,基本已经成为完全Phazon化的生物,只要有Phazon就能存活。暗之Samus在外形和基本武器方面复制了Samus的DNA,并不断地吸收Phazon进行强化。或许在潜意识里它很渴望取代Samus……

在暗之Samus打碎了水晶离去后,一群暗之生物出现开始攻击Samus。Samus虽然勉强逃脱,但是大多数装甲系统的功能都被夺取了,再一次……任务尚未完成就被人偷袭,丢失了多种能力,对于在Zebes一战中声名鹊起的Samus实在是一种耻辱。由此更坚定了Samus要将一切差个水落石出的决心。

Ing,随暗之Aether诞生的物种。Ing的组织形式与蜜蜂、蚂蚁等社会性昆虫,因此其兵营被称为“蜂房”。Ing生物内部也有分工和种类之别。Ing可以以固液气三种状态存在。在进攻时变化为固态,以液态形式移动。其最诡异的能力就是以气态侵蚀并控制其他生命体。

恕我直言,一看就很欠扁的生物……

经历这样一番波折后,Samus终于来到了联邦军的着陆点。依然是遍地死尸。在指挥官死前留下的影像里,Samus看到消灭了整只联邦部队的不是宇宙海盗,而是刚刚攻击过自己的暗之生物军团。所有这些谜团在遇到Aether居民Luminoth一族的U-Mos后得以真相大白。

Luminoth,Aether上的居民。在定居Aether之前曾与Chozo族有过交流,相互交换了知识。受到Chozo一族的启发,Luminoth最终选了Aether作为定居地。Leviathan撞击Aether后,随着Ing的入侵,Luminoth的平静生活宣告结束。在战争中,Luminoth开发了多种技术对抗Ing。然而在Ing庞大的数量和诡异的能力面前,Luminoth节节败退,守护Aether之光的要塞和神庙相续失陷。企图以精英小队奇袭Emperor Ing所在的Sky Temple,以期反败为胜的计划失败后,Luminoth已无力继续战争。陷入绝望的族人撤入唯一未被占领的Great Temple,进入休眠状态,期待奇迹的出现。Samus到来的时候,U-Mos是唯一仍然清醒并守卫着Great Temple的Luminoth。后Samus从暗之Aether上夺回全部Aether之光,导致暗之Aether毁灭时,所有存活着的Luminoth走出隐蔽所,像Samus鞠躬致意。
空间被撕扯出一个缺口。恐怖的黑暗从中涌出,吞噬着周围的生物,将它们腐蚀成了暗灵。这些暗之生物开始攻击我们,Aether的和平岁月结束了。

——Luminoth的传说

差不多与Tallon IV同一时间,Aether也遭受到了Phazon陨石的撞击。更为严重的是,这颗陨石的威力是Tallon IV上那颗的十倍。Aether的能量被一分为二,在另一个时空维度中产生了暗之Aether,以及与之相伴随的暗之生物Ing。正是Ing杀死了所有联邦部队的成员,夺走了Samus的装甲系统。
Ing是完全冷血和暴力的存在,Ing这种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扩大暗之世界的版图。(这也可以视为Phazon这种物质的特性。)两个Aether各自只由一半能量维持,因此都不稳定,无法共存。由此Luminoth和Ing间爆发了长达数十年的全面
战争。Samus到来时Luminoth已经被Ing逼入绝境。Ing的诡异能力之一就是感染生命体,将其Ing化并加以控制。宇宙海盗,自不必说,也是循着Phazon而来。那个神秘的暗之Samus的目的看来也是Phazon。于是Samus再次为了铲除Phazon和宇宙海盗的野心,踏上了一锅端的旅程……

Aether,位于Dasha星域的流浪行星,故不存在恒星提供能量。相对的,有一种能量覆盖着整个星球,Luminoth将其命名为“Aether之光”。这种能量过于强大,散布于星球表面不利于生物生存。Luminoth定居Aehter后,建造了能量约束装置,将Aether之光集中于几个神庙。Leviathan通过虫洞出现在Aether附近的时候,由于时空失稳,没有直接撞击到Aether,而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维度,同时夺取了Aether一半的能量,进而诞生了暗之Aether。随后爆发的战争中,Aether之光成为了Luminoth和Ing争夺的焦点。Samus到来时,除了Great Temple以外,其他神庙的Aether之光都已被Ing夺走。

Aether的刻画在感觉上不如Tallon IV细腻,但是在氛围营造上则胜出一筹。Temple Grounds的宏大,Ago Waste的荒凉,Sanctuary Fortress那种天空之城的高科技感都给人很强的冲击。暗之Aether的压抑感更是无与伦比。

在这里做一点个人评价。Echoes在剧情上较之Prime加强了很多。一开始就设置了很多悬念,并逐渐将游戏的主线引导到了Luminoth和Ing争夺生存权的战争上。同时,宇宙海盗和暗之Samus则作为暗线穿插在整个故事中。

单是听起来就觉得恐怖,“她”居然变成“她们”了。  

——宇宙海盗的记录

扫描系统为了这些内容提供了很丰富的信息。例如,宇宙海盗的一些记录显示,在Samus来之前,暗之Samus就与海盗发生了冲突。惊惧交加的海盗以为又是Samus来捣乱,但是很奇怪为何这次Samus只是夺取了Phazon,而没有对大肆破坏。在遭遇真正的Samus后,海盗才逐渐了解到原来有两个“Samus”,并且这两个Samus好像关系不好,由此制定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计划。作为Samus看到这些扫描信息实在是感觉很有趣。
在探索光与暗两个Aether时候,四处可见Luminoth一族战死的尸体和死前留言(Ing死后不会留下痕迹),扫描系统经常会反馈诸如:“DNA结果显示,死于此地的两个Luminoth是亲子关系……”;“该Luminoth死前已是高龄,且双目失明……”;“该Luminoth死于激烈的近身战。生物指标显示其尚未成年。不得不将如此年幼的族人派上战场,可见Luminoth已到了何等绝望的地步”这类信息。让人对战争的惨烈印象极为深刻,感染力不逊于炮火轰鸣的CG和过场动画。

与Ing数番恶战后,Samus逐步取回了Agon Wastes、Torvus Bog和Sanctuary Fortress的Aether之光。暗之Aether只剩下自其诞生时就由Emperor Ing看守的最后一份能量。U-Mos祭出光之铠甲,一身白光的Samus杀入了Sky Temple。

Emperor Ing,Ing的王。和Metroid Prime一样,也是Leviathan守护者,看守着最后一份Aether之光。没有确切资料显示到底是由何物演化而来。感觉上比Metroid Prime更凶猛。

击败Emperor Ing,失去能量的暗之Aether无法维持存在,开始坍塌。正准备赶回Aehter的Samus再次遭遇了暗之Samus。

光与影

暗之Samus再次被Samus打到Phazon暴走,阻击失败。之后就是三部曲中我最喜欢的普通结局。

文字解说:一身白甲的Samus看着逐渐衰弱的暗之Samus烟消云散,如同看着化身成影的自己。感知到自己即将灭亡的Ing企图做垂死挣扎。由于和暗之Samus的战斗耽误了不少时间,Samus不再恋战。正巧暗之Aether的崩塌摧毁了挡在通往守护者圣堂传送门前的Phazon。Samus快速通过了传送门,身后Ing们叫声随着暗之Aether的毁灭而消失了。回到Great Temple的Samus将最后一份Aether之光归还给了Luminoth。Luminoth纷纷走出隐蔽所,恭送Samus在一片白光中离开……

银河联邦接到Samus的报告后,特别派遣专门部队回收Aether附近的残余Phazon和宇宙海盗关于Phaozn的研究成果,由此展开了联邦将Phazon军用化的项目。Luminoth在经历这一切后,开始重建家园。Aether事件宣告结束。

然而Phazon陨石到底源于何处呢?Phazon到底是什么物质呢?一切将在Phazon三部曲的终章揭晓……

 

Corruption

Aether事件之后六个月……

银河联邦紧急召集Samus等赏金猎人开会。地点为停泊在Norion附近的第七舰队旗舰G.F.S Olympus。Samus驾驶小飞船前去赴会。

G.F.S Olympus,银河联邦史上第一艘Olympus级战列舰,搭载超级生物计算机AU 242。十八年前作为第七舰队的旗舰投入使用。虽然Prime一代的开场带给我的激动记忆犹新,但是不得不承认Corruption的开场更加磅礴。

在Olympus上Samus见到了另外三位赏金猎人:Ghor,Gandrayda和Rundas。会议的主题围绕着四个月前被袭击的G.F.S. Valhalla展开。当时G.F.S. Valhalla正在Klar星云附近执行演习任务,宇宙海盗发动突袭攻占了该舰。Valhalla彻底报废,成员无一生还,舰载生物计算机AU 313被海盗抢走。通过解析AU 313,宇宙海盗开发出针对联邦网络的病毒,并发起了数字进攻。银河联邦的防火墙发挥了作用,不过与各分部的联络只得暂时中断了。舰队司令Castor Dane为此召集赏金猎人帮忙应付此事。然而就在会议进行中,宇宙海盗突然对Norion发动了进攻。会议中断,赏金猎人纷纷前往Norion,协助防御。

Rundas,赏金猎人,目中无人、自傲不羁的战斗狂人。因享受战斗和荣誉感成为赏金猎人,喜欢将到手的猎物做成标本。被Phazon腐蚀后与Samus对决,落败后自杀。

为了恢复防御系统的电力,几位赏金猎人分别前往几个动力室。来到动力室C的Samus又遭遇了Ridley,被迫与之在长达1600米的竖井里展开战斗。两人将要双双坠入井底之际,Rundas出现,以空中溜冰技救了Samus。

Aether事件之后,宇宙海盗偷偷地回收了一部分Phazon,然而并不知道上面残留有暗之Samus的粒子。吸食了宇宙海盗积攒的Phazon后,暗之Samus以更加完美的姿态复活,一举杀掉了海盗船上三分之一的船员,成为了其余海盗的首领。
直到Corruption故事发生前,暗之Samus一直在寻找Phazon的源头。发现Phaaze后,暗之Samus命令海盗突袭Valhalla,利用捕获的AU 313操纵Leviathan,并首先攻击了海盗的老家。在大本营的海盗曾发起抵抗,结果以失败告终,只能屈服于暗之Samus的*威之下。(海盗其实也挺惨的……)随后暗之Samus开始了大范围的报复行动。

刚抵御了海盗的进攻,Leviathan(Phazon陨石在Corruption里才有了名字)来袭的警报又再次响起。正当猎人们赶到控制室启动防御系统摧毁Leviathan时,暗之Samus突然出现,一击打翻众人,扬长而去。Samus尽力保持意识,启动了防护系统,使得Norion幸免于难,之后也昏了过去。

一个月后……

终于从昏迷中醒来的Samus发现自己的装甲系统彻底变了样。联邦的科研小组通过分析了解到,暗之Samus的攻击使得所有猎人都感染了Phazon。Phazon这种物质的特性就是不断地将其他物质同化。因此猎人们的身体都在不断地生成Phazon,当然是以消耗自己为代价。凡事都有利弊两面,由于Phazon是高能量物质,高风险也带来了强大的作战能力。于是科研小组结合宇宙海盗的相关技术,开发出了PED(Phazon Enhanced Device),可以在短时间内将Phazon控制在容忍范围内,在这段时间内,猎人可以进入Hypermode,火力成倍提升。两周前,其他三位猎人装备了PED后,分头前往遭到Leviathan撞击的Bryyo、Elysia和宇宙海盗的老家执行任务。可是一周后就全都没有了音讯。Samus只好再次下界探查情况。

Elysia,如木星般的气态行星。大气上层悬浮有外太空观测站Sky Town,1500年前由Chozo在此建造。Sky Town落成350年后,Chozo撤离了Elysia。之后的200年里,Chozo制作的各种机器生物Elysian维持着观测站的运作。由于能源的不足,Elysian进入了休眠状态。并将观测站的数据导入,以做梦的形式加以分析。就这样又过了835年……
Corruption故事的16年前,银河联邦发现了Elysia。最终Elysian和银河联邦达成协议,由银河联邦提供观测站的物资,Sky Town将观测数据分享给联邦使用。协议达成后,联邦在此设置了AU 217指挥观测站的运行。由于开篇讲到的宇宙海盗网络病毒侵入,AU 217切断了与联邦的链接。得益于Samus在Elysia的活跃,AU 217最终恢复了正常,并通过观测站的外太空卫星追踪到了Phaaze的所在。

在Bryyo上,Samus见到了失踪的Rundas。这位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战友已经被Phazon腐蚀,在Phazon带来的暂时性强大面前屈服,变得神志不清。双方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激战。Rundas战败后,以冰柱刺穿了自己。暗之Samus突然幽灵般出现,不急不慌地吸收了Rundas的残骸。踏过同伴的尸体,Samus摧毁了Bryyo上的Leviathan,阻止了Phazon的扩散。

“你没感受到那股力量吗?很快所有东西都会被腐蚀,你也不例外。”  

——Ghor

Ghor,赏金猎人。善良、嫉恶如仇、富有同情心。因痛恨宇宙海盗的行径而成为赏金猎人,经常完成任务不领报酬,或将报酬分发给受害者。曾参加Wotan
VII上的解放战争。其身体于该役损毁94%,后改装为机械身体,并驾驶大型机械作战。被Phazon腐蚀后,于Elysia的Skytown死于Samus之手。

接下来在Elysia和海盗老家发生的与此如出一辙。Ghor和Gandrayda都已被Phazon腐蚀,Samus只得亲手一一将其杀死,之后无奈地看着他们的遗骸被暗之Samus吸收。

Gandrayda,赏金猎人。特技为变身,甚至可以模仿一部分能力。因此经常执行间谍任务。体内的Phazon失控后,被Samus杀死在海盗大本营。死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永远不要相信陌生人呦,Sammy……接下来一定会很有趣”。

将三颗星球上的Leviathan全部清理后,Elysia上的AU 217借助鸟人族的卫星系统,终于了解到了Leviathan的由来——母星Phaaze。

Phaaze,Leviathan和Phazon的发源地。Phaaze本身如同生物一样有着扩大种群的意识,每一百年就有一批Leviathan成熟,如同种子一般被投入茫茫星海。Leviathan通过虫洞在宇宙间旅行,撞击其他星球,将其同化Phazon。Leviathan在坠落到其他星球后,为了保护脆弱的内核不被破坏,常常会用Phazon感染周围的生物。被同化的生物成为了Phazon的同类,为Leviathan提供保护。Metroid Prime、Emperor Ing都是当时的Leviathan守护者。
暗之Samus发现Phaaze后,将被捕获的AU 313与Phaaze链接,由此可以自由操纵Leviathan的运行轨迹。对Phaaze获得控制之后,暗之Samus首先向宇宙海盗的老家发射了一颗Leviathan。这颗Leviathan被Elysia的观测站发现,引发了银河联邦的注意。

借助虫洞,银河联邦第七舰队逼近了Phaaze,并发起了全面进攻。Samus借机着陆,准备铲除Phazon的源头。在Phaaze上经历了十分科幻式的探索后,终于再次面对暗之Samus。
处在被Phazon腐蚀临界点的Samus一口气将与AU 313合体的暗之Samus轰至了渣。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导致Phaaze走向了灭亡。
霸道的Phazon和母星Phaaze消失了,一切又(暂时)恢复了平静。Samus独自一人来到Elysia的天空之城,不禁缅怀起那些被Phazon腐蚀、被自己杀死的战友……

Prime三部曲的故事到了这里划上了句号。然而Retro又不甘寂寞地在100%隐藏结局里埋下了伏笔。未来Samus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故事和敌人呢?静静期待好了……

故事篇完结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