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将列传读后感之三——长平之战前后

《史记》的廉颇蔺相如列传基本囊括了自赵武灵王之后的名将,也正是这些人不断阻挡秦军东进。在秦统一中国后曾经大规模销毁删减其余六国史书的内容,因此这类曾经对秦作战取得过胜利的人物虽然有名但是具体的事例多不可考。

阏与之战

在廉颇和蔺相如的故事之后,紧跟着出现的人物是赵奢。此人在历史上留下的第一件事是秉公执法,并对因此发怒要杀他的平原君说了一番“公私一体,孰者为大”的道理。平原君被说服,并认识到了此人的贤能,将其举荐入高层。

之后秦韩相攻,僵持于阏与。韩向赵求救,赵王问廉颇,对曰“道远险狭,难救。”;又问乐乘(乐毅的后世宗亲),和廉颇的回答一样;又问赵奢,奢对曰“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于是赵王就以赵奢为将救韩。这一战也成为了赵奢成名之战。

赵奢刚离开邯郸城三十里,就按兵不动,以逡巡不前的假象示弱。秦将胡阳果然产生了松懈。这一点与孙膑设计庞涓相仿,然而其实大不相同。战国时代军队攻击力最强的非秦莫属。其军队的作战能力是靠裂地封赏而来,可谓以战养战。然而韩魏赵并称的三晋作为秦的邻居,能长期抵御秦军的进攻来自于本身的作战意识顽强。因此整个战国时期,三晋素以骁勇著称。当初孙膑设计庞涓正是利用了三晋之一的魏国将士的这种心理,让齐兵表现出害怕的假象。而赵处四战之地,其部队更是甲于三晋。胡阳在这方面的确显得有点迟钝。在释放烟雾弹之后,赵奢的部队突然开拔,两日一夜赶到阏与,旋即占据了有利地形发动进攻,大破秦军,解阏与之围。回还后,赵惠文王赐奢号为马服君,与廉蔺同列。

实际上赵奢的故事还反映出一个非常鲜明的时代背景,即平民力量的抬头。赵奢原本不过一地方小吏,毫无家世背景可资。由平原举荐,于阏与以功自显封侯。其类似者(蔺相如也是如此)不可胜数。这在春秋是不可能的事情。平民社会分子逐渐取代贵族阶层掌握社会主导权是战国时代最主要的特征,也奠定了我华夏后世发展基本方向。在这方面,晋于春秋称霸即得益于用人少据资格。而三晋因为本身就是以大夫取代公室(世袭诸侯),因此对于贵族社会的改革较易实行。其中魏国最早深入改革,得以骤强(李克先行,吴起继之)。

长平之战

赵奢死后,由他的儿子赵括承袭封号。而这个赵括就是以“纸上谈兵”出名,成为千古笑柄。赵括很能说,经常对军事理论夸夸其谈。他的母亲曾颇为自豪,赵奢却明确告诉妻子,像这种随随便便的态度正是对战争无知的表现,因此赵括根本算不上将才。阏与之战后七年,赵惠文王和赵奢都已去世,秦赵战于长平。廉颇又采用坚壁清野的战术,秦军无法击溃廉颇的防守,相持数年不下。于是另一条战线,间谍战开始发挥作用。反间成功,赵孝成王决定用赵括代替廉颇,这时赵括的母亲陈述了赵奢当初的话,赵王并未采纳。赵括到了前线还是举重若轻,满不在乎。秦对于这一战十分重视,特地调遣白起接管前线战事。赵括为自己熟读的兵法所累,为秦军所围,最终被杀,四十余万赵卒只得投降。这些降卒的吃饭本身就是问题,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反倒会殃及获胜的秦军。于是白起下令,一夜之间坑杀了这四十万赵卒。于此一役,赵国前后损失四十五万人,精锐部队丧失殆尽,国内青壮男丁锐减。后悔不已的赵王只能向秦许诺割地求和。获得压倒性优势的秦军本来可以轻取已无还手之力的邯郸城,之所以接受了和议,是因为本身在这场战役中损失也过半,而且其他诸侯国也在寻找秦军的空隙,国内的政敌也不希望白起建大功。然而赵王最后还是反悔了和约,拒绝割地,聚集全国仅存的力量全力防守邯郸城。于是发生了战国末期非常著名的邯郸攻防战。

邯郸之围

这一战赵国因为已无力正面对秦作战,因此战略本身就是死守邯郸,同时争取外援,可谓背水一战,不胜则亡。秦国方面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不攻邯郸则对诸侯的威慑力大减,因此也需戮力取胜。是役秦先发兵六十万,除二十万分别牵制南北外,四十万主力强攻邯郸。这一战赵国方面自王至公卿皆知耻而后勇,且亡国就在眼前;国民怀长平之余愤,抵抗非常顽强。秦攻邯郸不下,又增兵十万,粮草大部,改王龁为大将,死伤渐重,仍不能克。同时赵国的外交战线开始发挥作用,其中发生了知名的“毛遂自荐”。楚由是发兵救赵。魏公子信陵君“窃符救赵”都是这时候的事。最终救赵联军与秦战于邯郸城外,秦军大溃,邯郸攻略宣告失败。这场战役后,白起与秦廷的政治冲突达到顶点(秦王数召白起接管战事,白起病长平,屡称病不就),结果被迫自杀。

邯郸一战诸侯都深深体会到了合纵的力量。秦因此改变一味武力侵略的国策,而软硬兼施。山东诸侯,在赵之前能与秦争强者为齐。齐破燕灭宋后遭到联军打击(上回乐毅部分),退出一等强国行列。其时亦可视为合纵之力量。赵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灭中山后成为军事强国,与秦争衡。长平之战正是这种矛盾发展到极端的表现。长平之后诸侯再无能独与秦角力者,故邯郸之围又靠合纵力量解。此下合纵之局一破则各国皆不可守宗庙。秦并六国实在只是早晚的问题。战国时代崛起的平民士人阶层不以他国出仕为耻,而以展布理想为要。且消弭兵祸则需统一为基,其背后所涌动的大统一观念(即所谓天下)越发有力。正是这一阶层或积极或消极地造就了秦汉之后中国的统一。

Advertisements

,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