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维特根斯坦的拨火棍(一)

作者,David Edmonds / John Eidinow;译者,方旭东。

这本书我只草草读了一遍。

书的主线是1946年10月25日晚剑桥国王学院吉布斯楼H3房间中进行的道德科学俱乐部周例讨论会上发生的拨火棍事件。这次事件因二三十人规模的讨论上聚集了三位当时或其后得享大名、影响深远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波普和罗素,且十分钟争论以及拨火棍事件在其后的岁月里众说纷纭而引起了广泛的兴趣。波普作为俱乐部当晚的邀请学者做了题为“有没有哲学问题”的演讲(细节有争论),而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主张就是“没有哲学问题”。两人自然展开了争论。罗素作为第三者在哲学观点上支持波普。争论中维特根斯坦拿起了拨火棍,稍后在演讲尚未结束时离开了H3房间。波普在自传中对这件事做过描述,然而当时在场的证人中却有不同的声音。本书的作者发挥了对细节材料详备搜罗的记者本职专长,以维特根斯坦和波普两人的生平为主,涉及H3房间当晚的一些证人关系,最后猜测了那天的实际情况。我并不关心这实际情况。

路德维希·约瑟夫·约翰·维特根斯坦是近代西方世界的一个天才。维特根斯坦,对于他的才能和他的时代来说,是非常幸运的。因为他的出身就已非常显赫,青年时期又遇到了认同并赏识他才能的前辈学人,使得他的研究生涯自良好的铺垫顺利地转入成长以至成熟。维特根斯坦取消了一切西方哲学一直以来讨论的形而上问题、伦理价值问题并把认识论划归逻辑而不是哲学。因此他在西方哲学界被称为柏拉图之后开辟新时代的人。但是这种评价读本书是很难体会到的。因为作者虽然尝试对维特根斯坦和波普的生平做出平等对待,其实却难以掩盖作者本身就是维特根斯坦信徒的内在,进而掺入了很多与其哲学思想无关的信息,所以维特根斯坦的主张变得非常不突出。起码我读完的感受就是这样的。

卡尔·波普最为享誉的著作是《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这部书发表于1945年,正是希特勒的纳粹帝国覆亡,冷战渐开端倪的时候。波普用他的“凡是科学的必可以证伪”原则来处理柏拉图的乌托邦、黑格尔的辩证历史哲学和马克思披上黑格尔辩证法外衣的政治经济历史哲学。波普的证伪原则起源自认识论中的归纳问题,结论是观测可以对既有知识证伪而不是证实。我很赞同。读过之后我的理解是凡是历史哲学体系最终都会依赖形而上的概念或原理。而这种概念和原理在其框架内是不存在归纳证伪的,与其说是一种科学预言,不如说是超现实信仰或公理。因此数学和逻辑也是非科学,因为这两者都是分析命题的集合,不存在归纳证伪的问题。

波普在H3的讨论会上面对维特根斯坦问道:认识论的问题、无穷问题、伦理价值问题是不是哲学问题?如前所述,认识论被维特根斯坦归入逻辑而取消;无穷问题被归入数学而取消;而伦理问题,在波普的自传中成为了拨火棍的导火索。撇开拨火棍不提,我关心的是伦理问题是不是存在呢?

维特根斯坦主张凡是能够精确表述的问题必然有精确的答案,相对的,凡是不能精确表述的问题本来就不是问题。对于这类问题就应该沉默,因为他们无法被回答。伦理的问题,如真善美这类字没有确切的定义,所以不是哲学问题。按照罗素的总结,这是维特根斯坦一。维特根斯坦二在此更进一步,认为以往的形而上学都是对于语言的曲解,他的哲学就是针对这种错误,以日常语言的用法来清除空洞的哲学问题。语言游戏导致形而上学的观点很明显是来自罗素的影响。但是罗素并没有否定所有的形而上学问题,而且认为语言有很大的弹性,能够传达模糊却能为对方理解的意思。所以罗素选择支持波普。

Advertisements

  1. 理论科学与实用科学——听Brian Greene演讲有感 « 山海经的一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