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齿之灾 其一

自周日晚起右下颌臼齿出现肿痛之感,初时尚不明显。我以为是由于周末身体操劳又加肆无忌惮地大吃膨化食品引起虚火,所以在已被拔出的智齿附近出现肿痛。没有留意。谁知周二傍晚病齿失去冷酸知觉但痛感大增。至晚痛感又消失,饮食睡眠如常。周三清早痛感再来,已觉病齿虚浮,稍有压迫即感大痛。鸡蛋自不必说,米粥都难以食下。我只剩下捶胸顿足大喊痛哉了。当即决定就医。可是人生地不熟,德语又不会,从何处下手呢?说不得只好冒着这个冬天最冷一星期里的寒风先去所里问问当地人了。问来问去也就只有大学附属医院可以用英语做基本交流,而且牌子最大。于是翻出保险单,坐车前往klinikum。

到达医院,咨询台英语不错,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牙医所在。结果又是排满了队,预约到了第二天午后。起初我还以为白衣是医生,与其谈了半天病情。实则牙科属专门外科,医生都穿蓝衣。不过交谈之下我突然醒悟可以服用止痛药物。进而想起公寓附近有一家药店。于是耐着钻心之痛坐车回家。

不想下车一看,光天化日乾坤朗朗,该死的药局居然没开门!而且门口还贴着一张无耻告示大言不惭地说一天只在早上工作两小时!虽然怒火难以抑制,齿痛更加揪心。我只有急忙搭上正准备返程的公交车再去所里问问附近的药店,最好能说英语,以及药品名称。这才知道止痛药在欧美属常备药物。一有头痛牙痛这类神经痛,人们往往先吃止痛药再去看医生。难怪我这边疼得刻骨铭心,旁人却觉得稀松平常。

于是又坐车去山下药店。一进门只有两个词出口“牙、疼”。店员一听笑哈哈,像这种不带恶意的‘幸灾乐祸’在这里也很普遍,拿出一盒药说“一天最多服用三片哦”。我想从早晨折腾到现在半天都过去了,牙又疼得厉害,岂有手软的。直接两片下肚。然后一边算着时间坐车回家,一边等药力发作。

回程途中药力渐渐发作,大部分痛感都已消失,只是压迫病齿时还有痛感。不过起码能进流食续命了。可是到了晚上睡觉时问题就来了。由于已有肿胀部位,上下颌咬合时必会压迫病齿。清醒状态下尚可控制,一旦进入梦乡就完全无计可施。结果睡了四个小时后就时时被上下颌相交的瞬间疼痛惊醒,如惊弓之鸟般断断续续到天明。做了一大堆怪梦。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