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入为主的偏见

前些时候回国探亲也和庚寅那年冬天一样,专门邮购了些东西。不过这次全都是书籍,如果漫画也算是一种书的话。其中包括九州出版的钱宾四先生的几本书。如今略略翻阅生出一番感慨来。

钱穆是太祖着重点名的几个知识分子之一。因此钱氏书、特别是49年之后的在大陆很难发行。三联出过一些,如《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孔子传》之类。即便是这些从名字上看想不到哪里会遭政府打压的书也有些许地方先行修改才得以上市。此间各种原因不详论。

在回乡的几个月前就听到消息说九州将要在大陆出版这套全集,而且宣称已得遗孀胡美琦女士同意授权,并承诺一照台版样式,繁体竖排,一字不删。我颇感意外,上网想搜些读后感来判断是否购买。由于钱氏书在大陆的知名度太低,九州这么大的动作没有激起强烈的反应,我没有得到多少正面信息。反倒是九州后来发布的一个售前公告引来一片嗤之以鼻。我在网上听到传闻,九州公告说书中编审委员会的文字中关于年份的部分由民国改为西元纪年。然后就是很多人说九州版有删改和其早期宣言不符,九州就是在骗钱云云。

我一时不知所措,若果如此已有三联版在前九州版还有什么价值?不过还是想买几本来亲自看看。结果,和我所看过的三联版对照,三联版删改的地方,九州版全都保留了原文。这两日翻看《民族与文化》一小书,更见有言辞激烈出乎我意料之外者。我没有条件来比照九州版和台版在文字上的差异,没办法说得很肯定。只是由衷感到一种无奈。那些在网上说九州版删改的人又何尝举出过什么证据?只因编审委员会行文中的纪年问题就臆断正文内容遭到了删改。这两个问题到底孰轻孰重?难道非要在这种无关主旨的小节上争执,搞到最后发行不了才好?

钱先生一生治学称得上谨慎认真。有些人误认为此是其早期乾嘉考据的风格,实则一以贯之,无彼此之别。这只是源于对中国传统文化之爱护。越是爱护自然越是谨慎认真。读其书若也只是寻章摘句,于文字锱铢必较,于精神不求领悟,那就真是本末倒置。没有了那种精神,其他种种都不过虚妄,过不了多久就都烟消云散。正是“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