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年5月

用进废退与物竞天择

昨天和某位印度同学(以下称为K君)闲聊起欧洲与东亚。K君因为曾经的英国殖民史而极反感英国人,进而主张欧洲人本性 […]

留下评论

三度ESRF琐记

2010年的夏天,只有我和Jeff两个人来ESRF做实验。由于我没有驾驶执照,十一小时的路程都是Jeff一个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