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进废退与物竞天择

昨天和某位印度同学(以下称为K君)闲聊起欧洲与东亚。K君因为曾经的英国殖民史而极反感英国人,进而主张欧洲人本性残忍好斗。K君进一步主张欧洲地理上不如东亚大陆富足,生活不易。这种环境慢慢地影响了欧洲人的基因,造成了殖民时代欧洲人对其他人种无情的掠夺。说到此,我想起中学生物课上讲过的拉马克学说。拉马克曾经主张生物为了适应环境,某些器官经常使用就会变得发达,并且这种变化可以遗传给子代。我还记得课本上用来表示拉马克学说的图示是长颈鹿的脖子是慢慢被拉长的。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终结了此学说。K君不知道拉马克和达尔文两个人学说上的不同,只谈个人感觉(由此可见中国基础教育和欧美体制的差别)。

 evolution_theory_Crop

其实对于个体,用尽废退是很明显的,所以才有健身运动,但是这种改变无法遗传给子代。说到此我又想到罗素在《西方哲学史》里说到达尔文的进化论对于自由主义在理论上的冲击,并调侃道“(依照进化论)牡蛎也该有投票权”。更重要的,如果个体之间存在先天的差别,那贵族制或者尼采推崇的英雄崇拜就有了科学的根据。假如有些人在生物学上获得的遗传因子优于其他人,那就该让这些优秀的人来领导平庸之辈。血统完全可以作为一个资格来打破所谓的人人在个体上平等。假如严格地承认达尔文的学说,那劣等基因的继承者只能被动地被慢慢淘汰掉,或者最好也不过是被动地等待突发变异的运气。且不论这是否是真理,这种纯粹被动的学说一点也不可爱,估计大多数人在感情上都不愿接受。我之前读到《西方哲学史》的相关章节时虽然颇感认同但其实并未触及内心。这次谈话时却突然感到触目惊心。为了保卫现代人类观念上最起码的尊严,对抗物竞天择的机械式先天论,就只能承认后天的作用大于先天。或者说对于人类的组织生存方式,后天的教育是决定性的。由此可以推演出一整套以教育为中心的哲学(伦理学和政治学)来。且不去详细讨论这种可能的哲学。只就这种思想的发展过程论,近代以来科学对于哲学的影响越来越直接,越来越深刻。哲学不论怎么退避也早晚会遇到科学的冲击。所以新的哲学就不能、也不应该无视近几百年来科学发展的具体成果。在这方面二十世纪以来兴起的哲学流派恐怕都还没有坚实的基础。

在了解时代的基础上超越时代。由此可见,想要创造一种符合时代的哲学需要何等了不起的人物。建立一种哲学绵亘数千年渗透于人们的生活言行之中又是何等的伟大。这种哲学从其延绵之长足以证明其中含有真理。无怪乎孔子以一介布衣而被尊为千古大圣!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