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美利坚其五——华盛顿篇下

美国的旅游行业项目众多却不杂乱,应该是只有少数几家公司经营之故。这在之前计划大峡谷之游的时候就有体会。大峡谷北西南三条大路线各有主营旅游公司的线路,峡谷内的规划也清楚明了。这和国内旅游区小私家货运营见缝插针的景象完全不同。不过我在国内最后一次长途旅游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情了,或许如今已大不同于往昔亦未可知。上篇曾提及火车站四门的观光巴士(Big Bus Tour),一共红黄蓝绿四条线路。红线自火车站至林肯纪念堂而返,围绕国会山一周;蓝线只游华盛顿纪念碑到林肯纪念堂的一段然后南下过河进入弗吉尼亚;黄线从白宫后西北行至杜邦折向乔治区;绿线外游国家大教堂。对比来看,红蓝线偏向于政治,黄绿线侧重于社会。由于时间有限景点太多,我选定红蓝两线打算4日尽力游览。

不知是由于兴奋还是太累,3日晚没有睡好,早上八点才不情愿地爬起来。吃罢早饭出门去杜邦乘地铁赶赴火车站的登车点。途中由于在唐人街耽搁有时,结果差不多十一点才开始正式的巴士环游。观光巴士一路上站点甚多,可随意上下,车票一天内可无限制次数使用,甚至还有48小时票。车体分上下两层,上层露天曝晒于阳光之下,下层可躲避于空调环境中,但失去了四处了望的机会。我上车时已近正午,上层座位已被晒得发烫,不过为了一睹国会山诸建筑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坐在了上层。大约和当日是周末有关,游客很多,发车前两层都差不多坐满了。由于很少有我这种只身旅游者,所以我一旁的座位常常空着。总提一句,这三年一直住在高纬度多阴雨的哥廷根,8月4日在华盛顿的一番车顶游览让我有了重回大学暑期留校念书备考时既无电扇更无空调的那种炎热感,而当天强烈的日光浴更是自小学毕业热衷游泳那一年之后所无有。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左手腕上还依稀留有当日由于手表遮挡留下的黑白肤色的界线。我一天游览下来总结经验,观光还是要亲身漫步于景点,观光巴士至多只能提供一个大概轮廓,例如宛如童话风格的Smithsonian堡。或许最适合作为巴士的本职便利地连接各景点之间的交通。因此关于一路上的景观大多走马观花没有多少好说,大都交给照片吧。

华府的旅游景点最密集的是国会山一带。国会山有三大标志,东边的美国国会,西边河岸的林肯纪念堂和两者间的华盛顿纪念碑。这三者自东向西连成一条直线作为国会山的主轴,其间都是空旷的草坪,机动车交通限制在几条南北穿行路上,南北两侧只见步道树荫。国会至纪念碑的两侧遍布博物馆,纪念碑与纪念堂之间大都是二十世纪之后的各种纪念物,如二战、韩战、越战都在这一带。我从火车站过国会从国会山南侧一路西行绕过林肯纪念堂转而折返向东。林肯纪念堂地基垫高规制宏阔,倚河朝东,作为国会山的西缘很有气势。绕过林肯纪念堂后第一次下车,这一站是红蓝线路的换乘点之一。路北是美国国家科学院,可惜周末闭馆。一旁有爱因斯坦的纪念雕像。爱因斯坦移居美国后说过很多注重精神独立和自由的话,或隐或显针对那时的德国,很对美国人胃口。环雕像的介绍文字也大多是这类内容。当时因为看科学院又去买明信片和饮料错过了蓝线换乘,不想再等,于是继续搭乘红线去下一个换乘点。

改蓝线后过林肯遇刺的福特剧院,过街对面即是林肯咽气处。过纪念堂后跨桥进入弗吉尼亚州地界。因为不属华府管辖,风格迥异,高楼林立。这一带主要是阿灵顿国家公墓和五角大楼。9.11后五角大楼加强戒备,观光车远远驶过,只能遥望。即便如此,在介绍说该建筑中任意两点间都可步行七分钟内到达这一特点后,还敬告各位旅客不要拍照,否则很可能被没收相机云云。我前方印度一家听后赶忙收起相机做噤若寒蝉状。联想起自办签证起到登机、入海关一路上重重冗长无谓的安检过程,不觉苦笑。车上大多数外国游客在商业区下车买时尚品。我则一路不动直坐回纪念碑。跨桥回华府时四下敞阔,车行急速,风声猎猎,手中相机都觉不稳。此次出游多赖临行前购入的Nikon 18-200mm VR。

下车后已过下午三点,接下来游览博物馆。华府博物馆种类之多令人目眩,大概三个月都看不完。我的时间太有限,计划参观三个博物馆:美国国家档案馆、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美术肖像馆。档案馆需要排队进入以控制馆内人流密度。因此首先前去档案馆。排队二十分钟,进馆过安检,被告知不许拍照,理由是纸质档案对光线条件敏感。不开闪光灯呢?那也不行。真不知是什么道理。该馆藏有美国独立宣言、美国宪法和人权法案的原件,都是美国的国本。我本以为美国人都会抱着朝圣的心情来参观,实则大都随随便便。其实整个华府所见的游客大多只是慕名而来,惊叹有新鲜感的不少,很少见到俯仰凭吊、发思古幽情者。农业敬本,商业趋新。这也是美国商业文化的特征吧,只不过已经席卷全球不觉特别了而已。当日档案馆有百年来移民档案展,正门悬有宣传画幅。因为华人特多我特意去一看,展区中大致按照时间顺序列举美国移民政策变化的历史中出入关的外国移民的身世档案。如旧金山大地震后,由于被认定冒亲而驱逐出境的华人案例。可惜时间不及,只能匆匆一过。在馆内排队等待参观独立宣言的时候翻看展馆小册子有一点引起我非常的注意。档案馆主要存放政府文档,如今开始提供公民检索自己家族历史档案的服务。又想起在Davidson时正赶上小镇纪念自己的历史,编纂发行镇志,记述小镇人事变迁。可见凡是人类必有溯源竟流的诉求,这不过是对“我是谁?从哪里来?”这个哲学问题的现实回答。中国自东汉家族谱系盛行,各家自有传承保存,如今却都已付之一炬。两相对比,真觉非常可惜。

从档案馆出来匆匆赶去自然历史博物馆。自然馆中海陆空、远古生物到人类进化,内容让人眼花缭乱,又兼馆内人群纷乱。我只是连按快门,没有多参观就离开了。

最后的半小时全花在美术肖像馆里了。3日傍晚翻看导游简介,非常意外地看到一页中介绍美术馆正在展出电子游戏史!于是当时就直奔而来。到达后参观了十五分钟就闭馆了。到底心里放不下,4日傍晚再来。展区入口有一些业者访谈的影像和游戏设定原画。小厅里有四个游戏可供体验,分别是吃豆人、超级玛丽欧兄弟初代、猴岛小英雄和花。展区内厅从雅达利开始到本世代三十余年的历史中每台主机一个展柜。每个展柜一侧的屏幕以短片方式介绍该机种上典型的动作、射击、冒险和策略的游戏。从这些代表游戏的发展就可看出XBOX出现之前日系处于支配地位。对于社会文化新现象的关注促成了这种展览,可证我前面所说华府博物馆内容之多。我当时非常兴奋地拍照和看视频,没有特别留意其他参观者。当晚回到旅馆后发现随身的3DS擦到了二十多人不仅来自美国各地,甚至有欧洲和日本的游客。离开前顺便在参看了一下别的展区的抽象艺术作品。说实话只看到了乱糟糟的一堆,根本看不懂在表达什么。

我非常喜欢国会山的布局,于是博物馆之行结束后再返国会山,坐在草地上胡思乱想。其实华府的区域规模很小,地理形势也无足称道。四围边界除了西南的自然河道外只是在南弗北马两州交界的小平原上人为划出直线型的区域,完全没有形胜可言。华府又规定区内建筑不得超过国会的圆顶,因此整个城市没有高耸挺拔的建筑,而国会山所以能有突出的气魄主要依赖于在广大上用力。国会山故意留出大面积的空旷,而三座大建筑又在东西纵深上遥相呼应,又布置水潭以加强这种纵深上的呼应。虽然尤嫌展扩不足,但已在其有限的地理环境和历史局限影响下做出了特色。三月份在柏林游览,勃兰登堡门至凯旋柱一带有所仿佛,但与美国国会山相比就显得局促了。又如北京西拥太行,东环渤海,北枕居庸,南俯中原,四围地形张弛有度。可如今天安门到前门一带密集环簇,建筑相逼。而前门离开了城墙,只有前后通透,门里门外又两不相干。处处有设计,整体无规划。虽称千年古都,不过徒存名号,实在可惜。这里面又见立国意向和首都作用的划定的不同了。

我虽对美国文化的很多方面不以为然,也对全球美国化不报什么好感,不过4日一天简略的游览却让我对作为首都的华府倍感满意。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