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小节——蹭饭篇

饮食虽是小节,却不可一日缺。出国前在家吃娘亲做的饭,在校吃食堂。刚来德国时米不能熟,肉不入味,菜蔬不能辨种类,于是先从蹭饭开始,稍后才渐渐开始自己动手。因此将蹭饭列作第一篇,纪念独立生活之不易。时已深秋,贴两张田园风光。

到德国的那天晚上由前辈带领坐车,经过市区时买了一份土耳其肉夹馍,感觉远不如国内所吃过的。第二日晚开始去某F君处蹭饭。F君懂得各种酱油调料的使用和各类食材所对应的煎炒烹炸,然而其操刀切菜如抡大斧劈柴。西红柿不去皮,横竖两刀切成四瓣就下锅,口感很差。几日后我学会如何不用电饭煲煮熟生米,慢慢开始从炒鸡蛋做起,但调味料使用非常单调,也仍经常去某F处蹭饭。后来认识人渐多,节日假期偶尔聚餐。某F女友常来,菜肴整备又细致很多。又或者各备食材组火锅宴。火锅宴最大的问题是肉类。羊肉在这边多以羊腿部位出现,只能手动切片。下锅时又不顾顺序,调料不齐,没有烧饼馒头做主食,说到底只是模仿火锅,没有实际的味道。写到此忽然想起十八年前和姑父、表弟在保定百尺竿吃各种羊肉制品,仍模糊记得羊肉饺子油大味重,为后来所没有。每次聚餐大家知道我不善烹煮,不叫我帮手。我也怡然自得,只做些采买,实际做饭时常常袖手一旁,等菜上桌。一年后来某C君同样不能下厨,又不喜德国饮食。因家境富裕,C君常去中餐馆或叫外卖。自己独食又觉寂寞,于是又租大房与人合住,合住人常准备晚饭共进。C君又常组织聚餐,于是聚餐次数越来越多,基本确定在C君家了。而我那时已搬离市区,自己做饭已成习惯,反倒少去。

DSC_3306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曾专注写了一套颗粒辨识程序,用在Jeff的实验上 帮助很大。Jeff为答谢邀我去市区吃晚饭喝鸡尾酒。当晚市区中步行赴宴,忽然听到有人呼我,隔街看去竟是国内读书时一后辈。夫妇两人买菜回家,途中巧遇。称作某B君。B君与其夫在国内学校相识,来德前结婚。B君夫早在半年前来大学做博士后,B君毕业后以家属身份来陪,并寻找位置攻读博士学位。由B君牵线在大学注册,但指导教授没有经费,B君只有等着新的经费申请。我交际应酬甚疏,与B君不熟,B君夫更是只知有其人,不知两人关系匪浅,这时才算是正式认识。当下互通联系方式,约定改日拜访。B君夫能配酱治红烧肉,B君佐汤烤鸡翅。其夫妇知我不善烹煮,菜肴准备量足,一餐不能尽,让我带回做两天的饭食。

一晃一年,B君仍没有收入,其夫已转去其他城市。B君夫出身农户,深知父母不易,绝不愿仰食父母,本指望出国几年攒钱回去安家。夫妻同居开销不大,如今夫妻两地各租房屋,又兼相互间交通费用都由其夫一人收入承担,难有积蓄。B君因此非常沮丧,有退却意,放弃学位回国去生孩子做妈妈。这时正巧所里新来的Group Leader需要学生干活,F君和我转告B君去申请一试。果成。

今年初夏,有两同学在意大利喜结连理。哥廷根众人准备前往祝贺,在F君家聚餐商讨行程。不料稍后我申请美国签证遇到拖延,护照压在美国使馆一月,失去一游南欧机会,所做维也纳、布拉格之行的计划也成泡影,深以为憾。而那次聚餐也是我最后一次蹭饭了。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