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读后感——汉纪其二

王昭君不使手段,后宫中有人会使。元帝非常宠爱两位婕妤傅氏和冯氏。其中的傅婕妤攻于心机,善于粉饰人际关系,是耍阴谋的高手。但是这种人遇到了重大的突发情况就会不由自主地把之前的粉饰都戳破了。一日元帝带着后宫妃嫔看斗兽表演。突然,一熊逸出圈,攀槛欲上殿,左右、贵人、傅婕妤等皆惊走。婕妤冯媛直前,当熊而立。最后熊被卫士格杀。见了猛兽而逃本是人之常情,冯媛以一柔弱女子挺身而出保护元帝,其刚毅果敢非常让人吃惊。元帝就问冯婕妤为什么不逃走。婕妤对曰:“猛兽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故以身当之。”——冯婕妤并不是自信能与熊搏斗,而是自知猛兽只要能扑到一个人就不再发狂了,于是抱着让熊杀死的觉悟挡在皇帝的身前。我在两千年后读到这段话时都很受震动,不用说亲身经历的元帝了。

《资治通鉴》读后感——汉纪其二 - Recko - 山海经的另一角

到此不自觉地想发一通议论。现代人不会承认古代妻妾制度下这种勇敢的行为是出于爱情。我也不想为此争论。总之,过去人的脑袋里没有那么多想法,即使出于对丈夫的责任感也可能如此。现代的人们推崇自由恋爱,总把“爱”挂在嘴边,可又有几个能做到性命交付、生死相托。所谓自由恋爱缔造的家庭之内尚且同床异梦,勾心斗角,甚至分崩离析,其他人情之薄可想而知。不客气的说,现代商业化的爱一面限制了这个字的内涵,一面使其庸俗化。或许有人会理直气壮地反驳,现代的爱情早不意味着牺牲了,没有那么勇敢无可厚非。果真如此,那就不要把现代爱情标榜得很高尚,这种朝三暮四的感情居然连被现代人鄙视的没有爱情的护主之心都比不上,根本就不值得用一生去追求。不知道现代人那充满自由实则空空的心里还剩下什么。就像是抱这种价值观的现代人穿越到两千年一样,傅婕妤逃开了。虽然感到惭愧,但不愿承认自己平日粉饰的感情不如人,反而从此开始忌恨冯婕妤。

元帝为了显示两人的地位,特别新创名为昭仪的新位号。两人的儿子也都封王。元帝死后,两人都随子就国,进封王太后。傅王太后还没忘仇,以后还有动作。

元帝是太子时后宫娣妾以十数,但一直没有人生子。王政君非常偶然地选入太子宫,一幸而有身生下皇孙。宣帝很喜欢这个皇孙,常带在身边。元帝即位后,王政君进封皇后。及傅昭仪有宠,元帝有废太子意,终以皇后素谨慎,比傅昭仪可靠,故不废。太子即位,是为成帝。皇后王政君升为太后,王氏一族大得势。王政君自封皇后开始在位六十一年,王氏家族由此得以长盛,一门之内十侯,五大司马,为西汉外戚最盛。故《汉书》专为其列传。四十余年后王政君的侄子王莽代汉,就在此时种下引子。

《资治通鉴》读后感——汉纪其二 - Recko - 山海经的另一角

成帝好女色,太子时宠爱太子妃许氏,登基后新纳婕妤班氏。此两人都擅文章,色艺俱佳。特别是班婕妤,不仅能写好文章,而且通达事理,谦恭退让。一日成帝想去后庭游玩,欲与班婕妤同辇载。同辇是超乎规制的荣宠,一般人有这种机会惟恐不能充分表现出自己的地位,班婕妤却辞曰:“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妾。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这两句话不仅谦退保身,而且借机劝谏,非常了不起。这样的人确实称得贤惠二字。大概班氏一门风教有以然。东汉时班婕妤母家孙辈中的斑彪续史记列传。其子班固继为《汉书》,开中国断代史之先河。班固著书二十年,书未成而下狱死。汉和帝诏其妹班昭入东观藏书阁续成之。现代社会常贬斥古代社会妇女不能有事业表现。当时社会分工如是,实在无可厚非。而距今两千年前已有官方认可的女史学家,如今妇女已获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又有多少如班昭补作《汉书》这样流传千载的贡献。社会风气的改变真不是空喊口号就能实现的。

回到汉成帝时。许皇后和班婕妤的失宠自赵飞燕入宫开始。赵飞燕容貌倾国倾城,善歌舞。成帝又把她的妹妹赵合德纳入后宫,从此之后赵氏姊妹把持后宫,成帝眼里再也看不上别人。对比汉文帝宠爱慎夫人的故事,成帝有贤惠如班婕妤者不知亲近,而整日沉迷燕舞,汉皇室衰颓由此足可预见。

赵飞燕得宠就想封后,于是也用巫蛊的罪名告发许皇后。许皇后被废。接着游说太后王政君和成帝,如愿被封为皇后。讽刺的是,赵氏姊妹专宠十数年,却不能生育。其他妃嫔所生又都夭亡,据说还有被赵氏姊妹设计害死的。于是皇位继承又成了问题。这时,傅王太后与赵氏姊妹联手,成功使得自己的孙子定陶恭王被确定为继承人。第二年成帝即暴毙。哀帝即位。这样后宫出现了四位太后:成帝母太后王政君晋升为太皇太后;成帝的皇后赵飞燕,晋升为皇太后;哀帝母丁氏尊为帝太后;哀帝的祖母傅王太后尊为帝太太后。显然后三者为一党,哀帝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自然排斥太皇太后王氏一门的势力。王氏势力反击,先是王莽追查成帝暴毙一事,赵合德为此自杀。双方的矛盾就此公开化。王莽继续反对尊傅氏、丁氏太后号,不成,求退归隐。

而傅太后得封尊号之后骄横跋扈(这一段经常听到‘傅太后大怒’的话),一面扶植自己的外戚势力,丁、傅以一二年间暴兴尤盛;一面还不忘要报当年冯婕妤“当熊而立”让她难堪的仇,诬告已是中山王太后的冯媛诅咒哀帝和自己。又是巫蛊的手段。冯媛为人真诚坦率,一开始根本没想到是傅太后在背后操纵,仍想努力澄清事实。傅太后派去调查此事的史立见冯王太后不招认,于是把话挑明了:“熊之上殿何其勇,今何怯也!”冯太后于是明白,“此乃中语,吏何用知之?是欲陷我效也!”——是傅太后欲置自己于死地。冯太后饮鸩自杀。冯氏戚属多连坐死。这件事和赵氏姊妹得宠后招摇一样,引起了当时社会相当的反感。成了傅太后扶植的傅氏势力在哀帝崩后很快被打压,拥有良好社会声望的王莽得以再起的原因之一。

哀帝在位几年就驾崩,无子。这时太皇太后王政君依然健在,而傅、丁太后已经死去,赵飞燕没有外戚势力。王政君再诏王莽出任大司马。王莽把其他势力一个个击破了。之后就进入王莽从实际控制政权到代汉即天子位的阶段了。西汉的历史也就结束了。

Advertisements

,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