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小节——自谋篇

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做饭。自己做饭大概分为三个阶段,以两次搬家为界。

丸子和米饭都是半成品

刚来的半年住在Guest House。第一周住在城北医学所,蹭饭之余只能就近买些半成品,自己熬粥喝(左上图)。一周后进住城南后开始想办法做饭。我没见过猪跑,可是吃过猪肉。琢磨着炒菜不过油盐酱油而已,生肉不易控制,于是从炒鸡蛋炒香肠开始(右上图)。蔬菜里我略知道性质的只有青椒、黄瓜、胡萝卜和番茄,其他各种绿叶子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肉类中鸡肉最好处理,由此慢慢开始进行各种食材的组合。拜一直以来的认真所赐,下锅前的食材整备我能做得比较细致。虽然火候和调料使用总出差错,然而几天后也能做出看得过去、可以下咽的饭食了(下图)。Guest House毕竟只是暂住,又要进入课题,适应生活。发现自己能做饭后就点到为止了。

2010年2月开始正式租房生活。在自己的小屋子有独立的厨房,直到一年后第二次搬家前进行了各种尝试。仍能记起曾试着摊鸡蛋饼:面粉打鸡蛋加水,放盐,切香肠,摊成圆形,翻锅。成品效果还不错。一边做一边吃,甚至饼刚摊好,没出锅就已经下肚了。结果做完的时候就已经吃完了,转手就要开始洗碗。在灶台前忙活四五十分钟,回屋坐下丝毫没有吃过晚饭的感觉。因此两次以后就不再摊饼了。初夏时我又开始尝试炖肘子蹄膀。这些部位在超市里卖得很便宜,做起来也省事。把咸盐花椒大料酱油一股脑扔到锅里,然后自顾自地耍上两个小时游戏,肉就炖好了。一次吃不完,留一夜后炖出来的肉汤就成了冻儿冻儿,锅就不好刷了,很麻烦。盛夏时开始用水果消暑兼辟谷。秋日回国探亲,带了电压力锅回来,偶尔炖一只鸡。一次放水不多,成品的下半部是炖的状态,上半部是蒸的状态,很有意思。冬日里每周一次炖牛肉。第一次炖牛肉时颇花了一番准备,各种佐料甚至啤酒都用上了。之后觉得麻烦只用盐酱油和花椒,从没有做出过理想中的味道。这期间仍是经常吃冷冻食品和半成品。

廉价批萨

2011年2月搬来山上居住。刚搬来的一个月里,制备家具,签约电力和网络公司,四处奔走,没有心情做饭。从那以后就极少做饭了,只有每周一次的炖牛肉延续了下来,却炖得越来越难吃。4月到6月娘亲来住的三个月,饮食大改善。馒头面条、鸡鸭鱼虾都吃上了。7月去法国昏天黑地忙了一周,回归半成品饮食。直到今年4、5月间,一日在阳台上读书,突然决定要将生活规律化,饮食虽是小节,也不能总吃那些冷冻食品。当下花了三小时,把厨房彻底清理了一遍,制定了一周饮食的计划表。这个计划表在去美国开会前不久才开始正式实施,基本保持到了现在。

既然不在乎口味,那做饭最麻烦的是什么呢?是心情。傍晚回到家时心里还常常想着遇到的各种技术或理论问题,哪有心思应付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特别是最近,毕业论文、邀请报告和博士后的申请,种种事情堆在一起,更不想进厨房了。好在随遇而安,这些麻烦都能一点一点克服过去。

说到此,我忽然想起刚入学参加英语课程时和一旁的德国女生闲聊。我说来德独立生活有两个困难,一个是语言,一个是饮食。该女生直接回答说“让女朋友给你做啊”。当时我感到很吃惊。欧美向称女权运动的旗帜所在,怎么让女朋友做饭好像天经地义一般?时间久了,我渐渐有所感悟。虽然欧洲妇女权力日益上升,但是社会上并未形成争夺对立的态势,男女在社会和家庭上的分工也没有完全泯灭。大学里的学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不细腻但也远不像中国同龄女生娇蛮任性,与人交往似乎也更简单纯粹,所以才会很自然地说出这种话来。反观现代中国社会,女人对男人不仅有物质要求,可能还要承担洒扫烹调的家务,并以此作为炫耀的资本。似乎这种人生来就想过不劳不作、锦衣玉食,同时还被人宠着的玩偶式的生活。有人说这是中国社会生活水准不及欧洲之故。在此不烦深论,只说德国同学在学时结婚生子一事就能明白这之间的区别还有物质以外的价值取向。

上周五几个华人闲聊。C君从日本开会回来,大谈日本饮食优越,女人待人温柔。P君接口说,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女人结婚后的生活主题就是伺候丈夫,因此娶日本女人很享受。我虽觉男尊女卑这种概括太过简略,但这二十多年耳闻目睹,若论侍夫持家,当今其他国家确实没有像日本妇女一样尽心尽力。我出生的前一年NHK播出一部晨间剧《阿信》,这部电视剧不仅在日本创造了收视之冠,之后风靡亚洲,还引起欧美社会的反响(参见IMDB)。该剧的主题可说就是展示日本传统的女性价值。以我生命体验为根据,恭顺者不坚韧,坚韧者则不恭顺。日本女人却能兼具二者。似乎自古已然,盖其水土特殊。只看日本在战后经济复苏一事足以证明。日本虽在二战时蹂躏近邻各国,然其国小民寡,经不起伤亡。特别是战争后期,美军自南洋一路压制,直到叩击日本内海。大量的青壮年为军国主义情绪效死。战争结束之后,日本留下了很多寡妇,下面带着几个儿女,上面还要奉养公婆。当时的日本女人勇于承担,在流水线上拼命工作支撑家庭。日本靠出口这些人力生产的廉价商品度过战后最艰难的第一个十年。这辈人仍不忘督教子女,使其成为再十年后日本经济腾飞的生力军。深可佩服。相应的,日本的男人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有近乎偏执的上进心。所谓的尊卑其实主要还是责任分配的表现。所以我看日本女人的恭顺后面隐含有和族强烈的忧患和竞争意识,即女人外恭顺内坚韧地激励男人去竞争社会资源。这是有其缺点的。本来男人生来就热衷于竞争,所以非常容易变得暴戾。中国传统遵循儒家所讲求的“中庸之道”,即称颂善于诱导鞭策(如孟母三迁、岳母刺字),又褒扬能缓冲化解矛盾(如唐长孙皇后、明马皇后)。而日本女人不去柔化男人的暴戾,只是后面不断鞭策,我国已深受其害。不过这样说还是以中国传统观点去评价异文化,在现时代已经不现实了。话题跑得太远了。到此结束。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