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乱笔

大雪

这周连降大雪。周日晨起窗外南风席卷,鳞甲漫天。几日下来道路上积雪深厚。每日都有清扫车跑来Nikolausberg清路。又赶上市区圣诞市场开张,亏得5路车仍是拐来拐去地上下山。这是在Goettingen的第四个冬天了。山间夜行,四周寂静,唯有脚下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心情所至,人生乐趣随处可得。这几年里只有第一个和这最后一个冬天印象最深。

同而不和

《论语》里讲君子小人之别。有一条“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最近又有了实感。

上周一我被邀请去某大学做演讲。刚到大学突然接到F君电话,第一句就是“出大事了!”F君小组有三个印度人:A君、PR君和K君。此三人两两之间都有过大大小小的矛盾。尤其是K君与PR君近一年来势同水火。这两人和F君一个办公室,F君常苦恼办公室空气紧张。PR君上个月底离开这里,投奔美国某教授去了。本以为至此小组内就可获得安宁了。不想PR君走后一周,系里有人给PR君去投奔的美国教授写了一封匿名举报信。信里罗列了近十条,把PR君从人品到能力批得体无完肤,结语略云“PR所到之处无宁日,君自慎之。”该教授把这封信转发给我们系的大头目。大头目惊怒。

依惯例,系里有人离开他往,大头目必开介绍信推荐。实际上大头目不可能事事亲为,基本上都是秘书懒猫写好后,大头目签字而已。PR君走前也得了大头目的推荐信。如今却有系里人匿名告发,大头目无论如何是丢人在外了。于是彻查。将F君所在小组一干人等逐一盘问。因K君与PR君的矛盾闹得人人皆知,K君就成了重点嫌疑人。大头目问K君,此间矛盾细节还有谁知道。由于我常去F君办公室,K君慌不择路,赶忙说我知情。大头目欲找我调查,可巧我已去外地。F君说完经过,感叹了一番。

丑事不外扬,况且大头目也了解匿名信里所举甚详,必是F君小组内部人员所为。于是也没有再找我调查。此事不了了之了。我虽未见该信原文,但听F君转述,遣词造句颇讲究,有卖弄之嫌,小组里只有A君有这样的英文水平。PR君初到时曾设想一个实验,A君却说“我早有此想法,你不能做”。两人因此曾有不快。A君曾教K君使用显微镜一小时。K君后发期刊论文没有注明A君这一小时的贡献。A君暴怒。很快K君和PR君又由于某些冲突,矛盾升级,PR君和A君的关系转而亲近,孤立K君。近一年多来,A君和PR其乐融融,谁想背后竟深怀如此阴谋。同而不和。这件事也算是一个注脚吧。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