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推背图》

记不起是什么时候知道《推背图》这本书的。昨日忽然由隋唐史想起这本书来,去维基文库上看了看金圣叹评注本。觉得很有意思。有了些小感想,记下来。

《推背图》传说是唐时袁天罡、李淳风所著的预言书。金评本最后的第六十象实际是全书后记,呼应“推背”这个典故。明人笔记《五杂组》中说宋太祖禁图谶,而《推背图》流布甚广,禁不胜禁,于是“命取而乱其序并行之,人见其不验,遂弃去。然多验于事后,虽知之何益?”真是极高明的手段。版本杂乱,如今原本真的不可考了。

其实历代政府查禁《推背图》主要是因为这书太有名,容易成为社会骚动的导火索。至于是不是真有预言能力并不重要。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所用的手段何等简劣,最终还是引发了全国的大叛乱。大众骚乱本来就是由非理智驱动的,重要的是让人相信图谶是准确的,而不是论证图谶本身是不是真的准确。这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西方也如此。参看Gustave Le Bon所著《乌合之众》。

另外还有一个我认为重要的社会背景。图谶是阴阳学家的专业范围。两汉时儒学与阴阳术数藕断丝连。因此有知识分子去发展整理图谶学,将其作为儒家哲学系统的一部分。最有名的就是古文经学之外出现了今文维书。到了两宋,阴阳术数就完全从儒学里分离出去,图谶也就只在民间作为迷信的材料流传,不再有一流的士人参与整理和创作了。再到近世,清人高呼恢复汉学,图谶也随之再起。又兼近百多年来,中国祸乱纷乘,社会长期动荡,更给了这类书的流行以刺激。

金评本第三十九象 据说金评本《推背图》原是清室秘藏,有五十八实象和一引一结,每象都有图、谶、颂、卦。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入北京,劫掠皇宫。此书遂流传到英国。后由华侨买下,于民国初年刊行。这个版本是现代最流行的版本,于是有很多人用里面的图谶来解释近代的许多大事件。我最感兴趣的是该版中第三十九象。这一象被解释为预言了抵御日本侵略的卫国战争。谶语是“鸟无足,山有月,旭初升,人都哭”。前两句是字谜指“岛”字(用繁体字解)。后两句是指日本旗,和国民罹难。颂文里还提到了很多细节,甚至战争结束的时间。由是金圣叹评曰“此象疑一外夷扰乱中原,必至酉年始得平也。”1945年日本天皇下达停战诏书,日人投降。当年正是乙酉年。如果这个版本真的是民国初年发行过的版本,这一象确实算是准确的预言了。

我不同意有些人的推论,例如说有些寓指以往历史的象非常明确,而对于未来的象却含混不清。例如,第五象安史之乱,第三十二象明末流寇。这些象所谓的清晰也因为我们对于历史已有了知识。就算这些图谶真的出现在当时的历史上,当时人也未必就能在事件发生前就“清晰”地联想到图谶所指的意思。再者,就算针对历史事件的某些象经过了该事件发生之后的人的篡改,也不能在逻辑上等价于未来的象也一定经过了篡改。

不过我对这书一样有怀疑。金圣叹评注有明显排满倾向(第三十三象)。在他生活的时代是否会这样露骨实在值得怀疑。第三十六象明显是乱象,却解读成“一女子能定中原,建都长安。”似乎是为了刻意避免金圣叹猜测他的未来太准。第三十九象,我看不出来如何得出“外夷扰乱”的结论。就算有“岛”这个字谜,在金圣叹的时代,台湾还是郑氏占据,抵抗满清。我倒觉得比起“外夷”这是更自然的联想。总之,我怀疑这一版是后人伪托金圣叹所作。至于是哪个时代成书的,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不会早过庚子国变。

末末日审判 装模作样地学人家考据了几句。其实我最有感触的是第五十九象。这是最后一个实象,谶语为“无城无府,无尔无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儒家理想中的大同世界。丢开无法证实的神秘成分,这里可见东西方文化大异处。以大同作为结尾是中国式预言书的惯用式。而西方犹太教的末日审判概念传递给了后来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于是相关的预言都以现实世界的毁灭为终结——信徒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狱。前些年还有一个披上玛雅预言外衣的电影上映,2012又变成了口头的世界末日。我觉得这非常无聊,所以也没看那部电影。钱宾四先生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提到过中国人用善来包括美和真,中国的历史即以此为目标,群趋向于此善。《推背图》最后一实象所反映的愿望正是这句话的一个小小注脚。胡乱地说,西方观念中美可以不善,如魔鬼;真也可以不善,如逻辑。中国人也不是完全否认有这些存在,只不过这些不善的我就不去在乎,我看重的是那些善的。善就一定又美又真。美和真是善的必要非充分条件。中国古人有这个理想,活着就是想活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不是靠排斥某部分人实现的,而是全部人都生活在其中的。于是受到这种理想的激励和鼓舞,有抱负的人就觉得要“先天下忧,后天下乐”,就要站出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领着社会去走这条路。基督教的信条只要信徒自己真心诚意信上帝求得救,其他人下不下地狱都无关。欧利根只是说“甚至魔鬼最后也要得救”的理论,并没有去实际做什么拯救魔鬼的事情,就被斥为异端邪说。而且基督教只能信上帝,善只是上帝的一个属性。又因为上帝的全与真的属性与善属性矛盾,而产生全能悖论。

相比而言,基督教真是受到犹太教狭隘习惯很深的影响。佛家的佛祖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耶稣可以死,死后也还是回归天堂,三位一体。耶稣再临人世,是来审判的。于是基督教总有人入地狱,而且居然霸道到你不信我就要入地狱的地步。宗教对于中国人是调剂。因此在其他地方的历史里往往引发宗教战争的事情,在中国却总体平和。中国人想去道观或者去佛寺都可以。清真寺和礼拜堂却水火不容。自清末西方势力侵入,基督教在中国有了很大的发展。可现在看来,中国人从西方学到的为了资本原始积累巧取豪夺、不择手段,远多过了崇奉西方的宗教。这到底是好是坏?我推算不出来 🙂

Advertisements

,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