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年一日休

癸巳正月十九(2013.2.28)博士毕业答辩。自入小学校门至今二十二年有奇,为学位而读书到这一天结束了。

PhD_Hat 前几日赶着准备答辩的演讲练习,又接连几个早上琐事不断,不得不早起,身心俱疲。结果越是临近答辩越是不安,开场白呆板生硬。好在我比较随意,说着说着也就熟练起来了。后半段回答提问,有个问题一张嘴就让人抓了把柄,深以为憾。我自觉有不少表达不清楚的地方。结束后评审教授在屋里讨论,我出外等结果。许多人都走上来跟我说“做得很好”,“你很厉害,回答问题几乎不用想啊”。因为我平时交际很少,本来也没料到有这么多人来旁听,一时傻傻,只有应付场面而已。评审讨论结束后,招呼我进去,教授逐一祝贺,宣布答辩通过。走出屋外,众人群起欢呼。Julie等人把做好的博士帽戴在我头上。那一刻心里突然涌起强烈的感动——大家真的是在为我高兴。这个博士帽子是组员们花了很多心思,用了很多时间制作的。种种小饰物都有着独特的典故:我在办公室经常泡茶,有人就在帽子上粘了一个小茶壶;三年中每次夏天在ESRF做实验,我都身着桔黄T-shirt,有人记住了这一特征,于是在帽子上做了一个我的纸片模型安排了一个典故;我经常玩游戏机,于是有人在帽子上粘上Mario的小人偶;2011年去Harz绳索攀爬公园,我曾被困在半空,有人用乐高模型做了这个典故,甚至把人偶的衣服也涂成了当时外套的颜色……

学位毕业在这里算是人生一大事。准备答辩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周围的同学听我做练习,提出建议;K君和P君帮我准备蛋糕、香槟,布置会场;还有相隔很远发信鼓励的。脾气古怪的Frank只是编外人员,身在外地,提前发邮件说“我这边走不开,参加不了你的答辩了,祝你好运。”答辩当天中午远在日本的Jeff也发邮件来说“祝你下午一大堆好运,未来的博士先生 :)”。有朋自远方来,我心甚乐~

这三年多来,自恃独立,遇事不依不靠。纵有困难辛苦,过后即忘,不留痕迹。答辩结束的一刻却有恍然之感。其实我疏于应酬,离群索居,人人皆知。不过脾气随和,对人坦诚,相处容易,又随着课题的深入,慢慢受到尊重。而且相比于某些小组,我们也更融洽。这里面我们的组长功劳很大。我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三年也真是一件幸事。

虽说这是二十二年读学位的结束,可当天晚上聚餐过后回到家里,重归寂静,却没有多少实在感。第二天懒洋洋地跑去所里,看着还未结束答辩的人们忙忙碌碌,才有点作壁上观的得意。有时候我还是挺邪恶的 🙂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