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帽子

在我之后,F君也要答辩了,在这之前要准备好博士帽。他们小组的组员几乎全部袖手,这个任务就落在了和F君比较熟的C君、K君和我的肩上。上个月开了一个碰头会,由于我答辩之后很闲,帽子的外壳由我负责,而C君和K君来做装饰。之前由于搬家以及我很懒,4月8日才开始着手,之后又由于我聪明机智一天就做好了外壳,嘿嘿 🙂

外壳的材料如下:从实验室拿到一块绝热板,裁成边长30厘米的方形;一个小花盆,翻过来口向下做外围骨架;一张黑色的纸板,做帽子的外围。计划上帽子顶上要安装一个唱片。我当时灵机一动,在绝热板和花盆底部打了两个孔,用一颗螺丝将唱片、绝热板和花盆穿起来,其间放一些垫片,这样一来唱片就可以自由转动,像老式留声机那样。又F君第三年做了很多原子力显微镜的实验。于是我在一个角落里做了一个悬臂,即代表实验又可当作唱片播放的探针。最后把有关F君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帽子外围,我负责的部分就做完了。C君又拉来B君和S君帮忙,9日傍晚大家第二次碰头做装饰。本以为一切应该水到渠成,不想惹出了很多不愉快。

? 花盆和唱片顶 外围纸板 完成外壳

9日那天C君一到会场就抱怨帽子上面怎么都是空的。我听得一头雾水——今天不就是来做装饰的吗?帽子上面不空还做什么?可C君却意气愈烈,屡鸣不平。我也不觉生气起来,难道要我一个人做完所有部分不成?!原来C君上次开会心不在焉,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计划。突然间看到帽子上空空,便约S君去市区玩具店买了些人偶、物件来做装饰。我的本意,大家尽量手工做一些装饰。C君由于家境富裕,人又慵懒,总想着直接买来东西黏上即可。可即便是买来的东西也可以是很好的装饰,所以我觉得C君所做的准备虽然太过于鲁莽,却也可以接受。而K君极端排斥这种擅做主张,特别是对人偶(代表F君和女朋友)坚决抵制。当晚矛盾已经形成,不欢而散。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两个人有了分歧不自己坐下来谈,第二天却分别找我诉说。毕竟把帽子在答辩前做好最重要,我隔在中间只希望少些麻烦。于是告诉双方,有意见坐下来谈,否则方案以9日当晚所定为准,各人尽快完成自己的部分。11日C君和K君各退一步,算是达成了暂时妥协。

当晚,众人再次集合。C君心中仍有不甘,怏怏不乐,整个过程中只动手制作了“饭友”的招牌。这两个字是他和F君关系的真实写照。其实之前C君、K君和F君是固定的午饭集团;C君和F君外出饭馆或聚餐次数更难以统计,又常叫S君同去;而我一年去食堂吃午饭不超过十次,去聚餐不超过五次,应该是这些人中最边缘化的,可最后却由我隔在中间应付着让所有人合作完成了帽子。真是讽刺。

成品

F君从K君那里听到了事情的‘片面’经过,又兼答辩准备不顺利,心烦意乱,作息失调,忽染感冒,预订的演习也取消了。本来是一件欢闹的事情,最后笼罩上了一层层的阴影。相比而言,我很感谢为我的帽子付出努力的同学们。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