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武则天的评价

历史上对武则天的评价基本属于女祸。现代有不少人来平反,把这种评价归结到宋以下的礼教上面去。其实名教虽在唐时式微,但其来有自,到底不是宋人新开。礼教重男女有别,本意是着眼在整个社会。普遍讲,女人在竞争力和志向上不如男人有力,特长本不在这方面,先天已然。因此不鼓励妇女在外面社会直接竞争,而赞许在内敦睦家庭,这就是所谓“有别”。将这个标准放大到皇室,天下是一家,百姓即赤子,所以理想中的皇后应“母仪天下”。而武则天身在高位所作所为不遵名教,是很坏的影响,自然会受到后世批评。这是所有伦理为维护自身体系时共有的态度,不能简单算是缺点。所以现代人通过排斥名教来为武氏平反也只是现代伦理的偏见,并没有更高明,也算不上历史评价。

250px-A_Tang_Dynasty_Empress_Wu_Zetian 另则,武氏的政治措施可以独立于性别给出评价。现代意见,武氏打击门阀势力,推动科举。这两件事互相联系,可惜全出于武后私意。在当时反对武氏的主要就是门阀大族,如长孙无忌、褚遂良,所以武后当然要打击这些人。用什么手段呢?自然就是培植不属于门阀的势力,也就是通过科举登第的寒门士子了。不过既然是出于私意,武后就无意于在整个社会层面配合着制度来打破世家豪门,当然无法树立一代规模,百世典范。科举本非武后一朝所创,门阀则源自东汉,她只把科举当成打击反对势力的工具。作为政治家,气度和眼光都太狭小了。无怪本属一党的刘祎之说出“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敕?”遭到了武后的清算。刘祎之这话是在维护唐人所开创的三省宰相制。刘祎之说这话时的心情不必深究,然该制度用意在提高政府地位,限制皇帝权力。武后用意在私,自不能容此批评,刘遂获死罪。武后又大兴告密之风。这些都是她气局狭小的表现,不烦再举例了。

中国有很长的历史,也诞生过不少伟大的政治家。大政治家不仅要能应付自身所生活时代的问题,而且应对后世有所风力。这就要求大政治家的长远的眼光和恢弘的格局,行事要能够开诚布公。权谋暗诈可保一时无败,终不能为后人取法镜鉴。武氏固然识人能断,然而不顾时代环境一味通过告密揭发、诛杀李氏子孙和大臣来维护统治,到底是给后世留下的祸害大过贡献。换言之,武后一朝的功,没有她,别人(如唐高宗)来做一样水到渠成;但那么多的政治动荡则非她不可。称其为祸,实有其所以然。而现代人没有了这种政治理想,也就不觉得武则天有什么可批评的。还是那句话,这只是现代人的偏见,不能用来评论历史。

附:宋真宗的章献皇后“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母养太子,虽临朝听政,不张扬跋扈,躬身节俭,对待政敌和竞争者也温和得多。作为政治家,比用心在私的武则天好得多,人格上也更可爱。其衔接真宗、仁宗两朝的事迹确是历史佳话。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