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闽七日其三——泉州

下山之后要去哪里呢?由于连续的阴雨天气和疲惫的身体,海岛是不想去了。还是继续向南,先去泉州,然后厦门。泉州是历史文物名城。网络上素有“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的评语。实则泉州文物固为南方翘楚,但不当与西安相提并论。泉州的历史文物多是唐以后的,而西安所有起自先秦。这里面涵有中原文化不断南移的历史背景,下文详述。

坐动车到泉州,再坐公交车到市区。我所预订的旅馆在鲤城区的华侨新村。听名字就能猜到,这片区域原是华侨聚集地,因此建有很多别墅,现在多改为旅店和咖啡馆了。旅店前台的小姑娘讲的是台式国语,谈吐文雅,似乎是台湾人。旅店的房间布置看似随意实则用心。入住的当天前台送我一张咖啡券,可以在隔壁免费喝一杯咖啡,并且告诉我当晚有(独立)歌手来演出。这一路上见到闽南的日常生活与北方有不同。在北方,人们消磨时间的方式逛街、下馆子、上网聊天挂QQ。这次来南方所见的特色是大大小小的咖啡馆。在咖啡馆里会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组织各式沙龙。另外,麻将在福建也更普及,花样更多,年龄层更广。

泉州?

放下行李从旅店出来,沿着熙攘的中山路南行,第一次亲身领略了南方特色的骑楼。道路两旁窄窄的长廊避在二楼的地板下面,一楼是各种店铺,五颜六色。中山路只有两车道,在福建的两轮交通中,摩托车的比例远高于脚踏车。下班时一浪推一浪的摩托车大军在路上涌动,长廊里人头攒动,真是非常热闹。泉州在宋元时发展为东方第一大港口,不同信仰的人们带来了不同的宗教。因此各种寺庙是泉州的一大特色。我在泉州只是中途歇脚,时间有限,只打算看看府文庙和关岳庙。

关岳庙

走到文庙时天色已晚,过了参观时间,于是折向涂门街。路过清真寺,来到关岳庙前。关岳庙有一个正殿两个侧殿,屋顶铺着串串彩灯,香烟缭绕。视觉和味觉上都很突出 🙂 香客不多但络绎不绝,其中有很多年轻人。之后在厦门南普陀寺也看到了类似的情景。可见宗教在闽人的生活中根基之深。

泉州府文庙大成殿

第二天早上再来参观府文庙。泉州府文庙是宋代建筑,历经岁月沧桑,特别是近现代对儒家体系的破坏,变得破败不堪,大门前的广场变成了污水横流的菜市场。泉州市政府在千禧之交动用了不小的人力物力修复文庙和广场,变成了今天的模样。文庙现存东西庑和大成殿,按照科举时代的规制,文庙东侧曾有官办的府学。如今府学不再,只留下东庑里的相关文物。西庑则介绍泉州历史上的名人,以欧阳詹为首。欧阳詹中进士时已是贞元年间,可见闽中人物在中唐以前不见重要。此下两宋,泉州人物辈出。南宋末年,出一朱子,影响了此下数百年的中国思想界。由泉州历史人物的数量和份量的变化可以窥见中国历史上自唐中叶开始的南北转移。唐以前经济文化重心在北,唐以后大河两岸志气和精力损耗衰落,经济文化重心逐步南移,直到现代。而西安作为北方的代表,安史乱后开始衰落,故文物多早于泉州。开篇所提到的西安和泉州的文物对比评语从这个角度看就有了另一番意味。南北经济转移是从《国史大纲》中读来的,这次出游在泉州有了具体而微的体会。古人所谓读书行路,知行合一,长到这么大终于有了体验。

当日所见,闽人似乎把孔子也当作神佛来拜。时值高考,早上开门不久就有家长甚至更年轻者前来进香。大成殿前的许愿祈福签几乎全是有关升学的,涵盖了从小学生的“天天向上”到“希望考研顺利”的各级学生。这也算是福建宗教氛围浓厚的一个侧影吧。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