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史学名著》随感

这两天随手翻完了钱宾四的《中国史学名著》。这本书是根据文化学院历史研究所博士班一年课程的录音整理而成,遣词行文都不如正式写作讲究。书中列举了从《尚书》开始一直到章实斋《文史通义》各种体裁的史书二十三部,并加以批评。

早些年翻看赵瓯北的《廿二史札记》,看到开首“作史年岁”题目,已然感叹古人做学问用功至深可佩。看完此书又获更深感受。用功即是用心,功夫越深越坚,越见用心的真纯。如孔子编《春秋》为当时一大创作,王官学由此转入平民学。这在孔子并没有什么眼前的名利可图,相反却可能迎来很多骂声,可他看到春秋时代的乱世,觉得治理天下就应该正名,所以仍然去花心思气力去编写,而留下“知我者其惟春秋,罪我者其惟春秋”的话。又如,司马温公与范祖禹等花了十九年时间编写《资治通鉴》,原稿占满了两屋子。黄鲁直曾看了几百卷原稿,没有一个字是草写的。当时没有打字机,一切靠亲手抄写。这样的大工程,十九年间一丝不苟的认真,岂不可佩服?再如,《宋元学案》本是由黄梨洲在晚年开始的工作。梨洲死后由他的儿子和两个学生接着写,也没有完成。最后由全谢山增修完成。谢山晚年生活贫寒,以致食不果腹,御寒乏衣,有时不得已甚至将家中藏书拿去典当。这书修补完,谢山就死了。谢山死后八十四年,这部书的原稿才由两个不相干的应考生王梓才、冯云濠来审定付刻。正是对学术的认同联系了这样长时间里这许多人来完成一部《宋元学案》。以上所举,如果没有真诚的感情,怎么可能耗费如此心血去完成?由此想起之前我买的一套林石城先生谈琵琶演奏技法的DVD。这些录像是他晚年时自己在家录制的,逝世后由他人整理出版。林先生是浦东派传人,曾经在琵琶上下过很大的功夫打基础。据自述,林先生不同意当代琵琶的演奏方式,认为自己有责任将练了一辈子的指法传下去。此为录制这组视频的动机。不说当代流行的指法与传统流派相比的优劣,这种执着认真足以赢得敬意。而这执着正是对琵琶传统抱有真挚感情的表现。

我们现代普遍丢掉了执着,因为我们对人对事缺乏真挚的感情,反而重视起操纵感情和投机,美其名曰“情商”。书中曾提到冯道在历史中的地位。五代乱世,冯道历经五朝、八姓、十三帝,位不离将相,在当时非常受到推崇。欧阳修《新五代史》首先给予严厉批评,此下遂有定论。书中说此下又是五代那样的乱世了,又会有许多冯道出现了。现代果然有许多人站出来为冯道平反。可见现代确实是一个流行投机、崇拜投机的时代了。冯道之所以受到批评,是因为他不能理解所谓忠。现代人同样不能理解。忠是一种坚持,无所谓愚不愚。一个人应忠于自己的选择。一个人不同意某个政府可以不合作;去某个政府做事,却不忠于这个政府,那就说明他不是出于公心。冯道只是一个在乱世中周旋在各种势力之间的投机分子,有任何真可赞扬的吗?如果社会都去追随冯道,做投机,没有了坚持,五代的乱世可能结束吗?冯道在大节上有亏,只在小节上的有惠,因此批评是主要的。现在要给冯道平反,那么我们大家都可以去学冯道的做法。我们的社会好不好呢?是学冯道的人太多了还是不够多呢?

读这本书的另一大收获是对做学问的理解深了一层。书里反复强调史学需要通。这个“通”字其实是一种眼光和见识。各门学问都有联系而向上汇总,同时又可向下细分。分得越细,做得越专就有所谓专家。现代的学术就是专家学术。做学问要能塌下心认真的做专门的问题,但不能被这个问题或领域把自己的眼光和见识限制住了。虽说书里是针对史学,可自然科学也可触类旁通。我记得Schrieffer就是在听一个高能物理报告时获得了超导波函数的灵感。我一直相信物理学本质是一项通学,她的各部分支都是有机联系的。能够站在那样的高度理解,才算是对物理有所见识。起码我们应该把目标定在那里,而不是甘愿做一只井底之蛙。

Advertisements

  1.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